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紅昌》童心 九 (完)

小怪則是滿臉無言,輕嘆一口氣。既然這孩子要他先說就他先說吧。 忽然,小怪跳離開昌浩的懷中,大貓般的白色身體慢慢轉變成神將騰蛇的模樣,騰蛇的嘴角浮出一絲溫柔的笑。「以這個模樣出現,是不是更能夠回想起當年的事情?」 藤蛇的笑,讓昌浩不經看傻了眼。紅蓮真的很帥,他無法否認。 看像紅蓮的紅髮。昌浩想起了小時後老是愛抓他的頭髮,那是因為紅蓮的髮色給他很溫暖的感覺。 當年就是那紅髮先吸引了自己了吧? 不自覺的,昌浩的手摸向紅蓮的髮。「紅蓮的髮色很漂亮…」 「好險你沒叫我蓮紅紅。」紅蓮的臉微紅,視線故意往一旁看去。現在昌浩和他靠很近,小小的臉蛋就在自己的胸前,而昌浩似乎沒發現他和紅蓮的動作有多曖昧,伸長的手不停的輕摸紅蓮的髮。 「叫你小怪就足夠了。」輕笑,現在忽然要改,似乎也怪怪的了。 「……這個時後是紅蓮。」老樣子的,紅蓮沉聲糾正道。 「是,紅蓮。」輕笑兩聲,昌浩道。「那現在可以告訴我當初為什麼要嫁給我了吧?」 「話說回來,現在想想…我當時好像是沒聽清楚你說的話…」摸著下巴,紅蓮做出沉思樣。 昌浩皺起眉,跟著進入沉思狀態。對了…當時好像有聽到紅蓮喝止自己的聲音…… 「那…我們這樣算未婚夫妻(?)嗎?」昌浩忽然抬起頭問。 夫妻──?紅蓮對這個字眼挑起了眉頭。誰是夫誰是妻?總得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吧。 「…你當真要『娶』我?」紅蓮可以覺得他的嘴角抽動了幾下,在聽到昌浩一臉認真道出的話,他臉色馬上變掉。 「是啊,爺爺說東方有一句彥語: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難到要毀約嗎?」 「我不會嫁給你的。」紅蓮說的相當快速。 「為什麼?」雖然早知道紅蓮會拒絕,不過這反應也太快了吧?難到紅蓮真的那麼厭惡他……? 好像吃到很苦的東西,紅蓮的話讓昌浩相當不舒服。 「那為什麼是你娶我?不是我娶你啊?」 「啊?」垂下的頭馬上抬起,昌浩的壯態是完全傻眼。 紅蓮不滿的冷嘖一聲,雙手交叉著,臉始終沒看向昌浩,「啊什麼啊?我在問你話啊。」 「紅蓮你………該不會一直都在在意這個吧?」瞪大著琥珀色眸子,昌浩刻意的壓低聲音。而後者的反應讓他不經噗的一聲笑了出來。 昌浩的肩膀抖著,眸子再三的差點擠出淚水……他快笑死了!沒想到紅蓮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。 紅蓮見著了昌浩的樣子,臉色立刻沉下三分,因為和昌浩的位置剛好,他一個使勁,順勢的將昌浩撲倒在地。 笑到一半的昌浩忽然往後跌去,吃痛的叫了一聲。在眸子看見紅蓮不懷好意的眼神時,他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,不知道該如何笑下去。 「不笑了?」壓在上方的紅蓮詭異的勾起微笑。 「你…你要幹麻?」 昌浩可能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有多麼誘人,臉頰因為兩人的動作而紅了臉,身上的浴衣也被剛剛的拉扯而敞開到肩下。 「這幾天我很擔心你…」紅蓮低喃著,兩人間的氣氛忽然安靜了下來,安靜到彼此可以聽見對方的呼吸聲。 「我……」昌浩的嘴半開,打算正要說些什麼,可是下秒紅蓮卻先睹住了昌浩的嘴,好像想將對方的空氣全部吸食乾淨似的,紅蓮的吻差點讓昌浩沒氣。 等到昌浩差不多快窒息時‧紅蓮才放開昌浩。能夠吸到新鮮的空氣,昌浩大力喘氣著,臉上的紅暈沒有退去,琥珀色的眸子帶著少許淚珠,一臉疑惑的看著上方的紅蓮。 「那你有沒有聽你爺爺說一句也是從東方傳來的話?」微笑,紅蓮摸著昌浩的髮。 「?」 「先上車後補票。」 啥。昌浩又傻了。 「唉,我只是讓你知道誰是夫誰是妻罷了,別那麼緊張…我會小心不弄痛你的……」 什麼? 「那什麼表情啊,不相信我?」 這、這不是重點吧…? 「唔嗯…」在還未反應過來之時,身體忽然傳來一陣酥麻感,昌浩不由自主的呻吟一聲。紅蓮的大手不斷搓揉著他胸前的蓓蕾。 昌浩的反應早就紅蓮的意料之中,他低下頭輕咬著昌浩的頸子,手邊的動作從未停過。 「唔…」從未有過的感覺一直湧上,昌浩聽見從口中出現的聲音,羞愧的咬著下唇,緊閉著雙眼,不敢張開眼看紅蓮。他的臉現在一定很紅! 可以聽見紅蓮輕笑的聲音,自己的唇再度被吻上,但是這個吻沒向剛剛那麼長,反而很快就結束了。 紅蓮似乎被某東西嚇到一樣,將昌浩拖到一半的衣服重新幫他穿好。金眸怒瞪著角落始終沉默的人影。 昌浩不解的起身,雖然可以脫離窒息的痛苦,但他還挺好奇紅蓮看到什麼…順著紅蓮注視的地方看去,轟的一聲,他的腦袋瞬間全部空白。 「六、六合?」昌浩嘴角出現要笑不笑的詭異模樣,啊啊啊啊,他頭忽然好痛…! 「你什麼時後出現在那裡的?」 「從『碰』的一聲,你推倒昌浩的時後。」六合回答,沒有其它的表情,依舊是冰塊臉。 昌浩忽然想直接往旁邊牆壁撞上,一死了之。 「你有什麼事嗎?」咬牙,紅蓮第一次有想要毆同伴的衝動。 「昌浩只有十三歲。」六合說的相當當認真。 …………什麼? 「昌浩只有十三歲,還未成年。」 這下他聽懂了。轉身化為大貓的模樣,像是逃命般的離開昌浩的房間。 啊啊…紅蓮竟然就把問題丟給他!昌浩好想哭,看向六合,還是那張要笑不笑的表情。 六合並沒對他的表情提出任何感言,「你差點被吃了。」 「嗯…嗯…」他的臉從剛剛一直就很紅。其實被紅蓮吃他是沒關係啦…呃,什麼?這是什麼想法啊啊──! 昌浩突然的抱住頭,「啊啊啊,六合你去拿一塊超大豆腐讓我撞死吧!」 「………你真幽默。」 昌浩嘴角抽笑兩下。說這句話的你更幽默吧? 不行,他在和六合待在這裡,他一定會丟臉到想自殺,而且…六、六合他、他竟然看了剛剛那一幕,而且還那麼剛好的從紅蓮推倒他那邊開始看…… 「放心,我什麼都沒看到。」像是看見了昌浩的心事,六合平靜的道。 但他這話讓昌浩更想撞牆了。最好沒看到啦! 皺眉,六合在腦裡想了數百個安慰昌浩的方法,最後,他淡道,「以後別咬下唇了,會流血……聲音很好聽,你放心吧。」 豆腐在哪裡……?我要去撞豆腐…… 「我、我去找小怪!」起身,飛也似的衝出房門,才剛衝出房門,小怪就坐在不遠的地方,昌浩整個人感動的撲向他。「小怪!」 「耶?」小怪整個被抱在昌浩懷裡。 「小怪,你好過份!竟然放我一個人和六合在那裡!」昌浩抱怨著,不停的捏著小怪的臉、拉著小怪的白毛。 「啊啊啊…痛痛痛啊!」小怪在昌浩懷中哀嚎,他用手不斷想推開昌浩的手。 「說,為什麼逃跑不先跟我講!」停下動作,他將小怪面對著自己。「以前要去哪,你起碼會和我說一下啊。」逃跑也不順便帶他一起跑,太可惡了! 「我…」吞了口口水,小怪壓低了聲響,「對不起,我太衝動了。」 「衝動?」 「剛剛的事……」大貓的紅眸飄向昌浩胸前的淡紅色痕跡…… 昌浩整張臉又紅了起來,將浴衣拉好,「咳,總之…以後不準丟下我,你答應要永遠和我在一起的…那就不準離開我視線!」 大貓的紅眸眨呀眨的,「你不介意剛剛的事?」 「好嘛好嘛,誰嫁誰娶都差不多啦,我嫁給你就是了。」騷騷頭,昌浩說的一臉無奈。 「我是說…」 「好嘛好嘛!我成年那天再給你吃嘛。」 眸子一亮,「真的?」 「對啦、對啦!」 「沒說笑?」 「不吃拉倒!」將小怪從空中放下,昌浩紅著臉背對著小怪。 小怪屁股重重擊在地面上,牠驚呼,「啊──好痛啊,昌浩!」 「咦?真的嗎?對、對不起…」昌浩一聽連忙轉過身,擔心的蹲低身體想要察看小怪的傷勢。 小怪心裡偷笑著。 剛剛他是故意的,痛一下屁股,得到昌浩的關心,值得、太值得了! 下秒,他繼續偷笑著,任由昌浩將他翻來翻去。 - 完   **   結果還是沒有H XD   原本想在生日這天,打篇H文的嘎!(握拳   (我生日是五月三號嘎>A<!(炸))   但是,失敗XDDD(毆   看來我打H文可能要繼續等下去了(遠目)   人家是可愛的清純小女孩 v XDDDD(眾踹   (黑:最好啦(踹鼠))   這篇終於完結.U.   謝謝鮮網有點票的大大們 v 老鼠我愛你們>U<(撲   接下來ˇ這邊我就沒牽掛了QAQ(啥   書本,俺來了ˇˇˇ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