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苦澀糖果 5

  ** 「玉緒,明天我想出去,妳幫我和爺爺說一聲。」 「沒問題。」況且,爺爺就算不答應讓你出去,我相信你還是會出去的。玉緒非常了解自己的哥哥。 她不知道哥哥要去哪裡,但她永遠支持哥哥。 那一天他們兄妹倆就這樣的結束了話題,而葉王一大早就出門了,麻倉爺爺沒有說什麼,或許是他太了解自己的孫子。 到了鬼屋門口,葉王慢慢的打開門。 現在是早上5點多,他知道,葉絕對不可能那麼早起。 熟悉的走進鬼屋裡頭,像貓似的輕輕走動在木板上,到了臥房的門口,一碗從未動過的麵放在那兒。 葉王可以猜出,那是道蓮幫葉煮的,看來…葉又任性了。 嘴角輕輕的彎起,但那是一個苦澀的笑容。 打開了臥房的門,他要找的人就在裡面,不過幾天的沒見面,可以看出葉消瘦了一些,腫紅的雙眼上還含著淚珠。 看的出來是哭到睡著。 看著葉的臉龐,葉王傻了。他對這傢伙的感覺是從什麼時後開始的?而是什麼時後慢慢的從朋友變成了喜歡? 葉王嘴角嘲諷自己般的冷笑著,呵,那葉呢?葉對他又是什麼樣的感覺? 「唔……葉王?」疲憊的將哭紅的雙眸睜開,葉看著葉王許久,最後他不確定的開口喊出葉王的名字。 「幹麻?」 聽見真的是對方的聲音,葉的眼淚又湧了出來,「對不起…對不起啦…你以後煮的是什麼我都吃啦…你不要生氣好不好?」 他還記得那件事呀…葉王哭笑不得,對於那件事他早就忘的一乾二淨,當初他也只是開個玩笑罷了,只是沒想到剛好被爺爺抓了回去。 「沒有啦,我沒生氣啦。」用手抹去葉臉上的淚水,葉王忽然有總在安撫小孩子的感覺。 「那個…你不是說這幾天不會來找我?」葉皺眉,還是說他現在其實在作夢? 「我溜出來了。」葉王笑著,但是笑容不像以前一樣有招氣、活潑,反倒帶點憂愁。 葉的手撫上了葉王的臉,他們四目交接,葉又說道,「你在忙相親的事?」 葉王被葉的話給驚到了,腦中快速的閃過轟隆轟隆的臉,葉王噸時有種想殺了轟隆轟隆的感覺。 該死,忘了提醒他們別把相親的事告訴葉! 「對吧……?」葉的話聽起來有氣無力的。 「……嗯。」葉王點頭。 深吸了一口氣,葉看見葉王點頭的那一剎那,心忽然傳來一陣刺痛,但他知道,他並不是葉王的誰,他昨天有想過,他該如何面對葉王要結婚的消習? 祝福。 他和葉王是朋友,朋友結婚當然要祝福。 「那真是恭喜你了,喂,請客別少我一個啊!」葉的臉上綻放起笑容,他臉上的表情在這一秒變的活力十足,這種笑容,反到讓人覺得。 很假。 「你不在乎嗎?」 「嗯…?」 接收到葉錯鄂的目光,葉王笑起來了。 也是,這一切只是他單相思罷了,葉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在意過他。 「嗯,謝謝你的祝福,到時我們婚禮見了,朋友。」 葉王離開了,整個鬼屋又安靜了,留下葉一個人。 我當然在乎啊……! 當人徹底崩潰時,那是哭不出來的。 「請問有人在嗎?」 葉抬起了頭。「是誰……?」 ─── 葉王要結婚了,就在5天後,在這段時間內,麻倉家都在準備著婚禮的準備。 「葉王大哥……」這是第五天了,也是葉王結婚的日子,玉緒看著已經換好衣服卻在發呆的葉王。 葉王被玉緒的叫喊拉回了心思,他望像了玉緒,「什麼事?」 「你不用勉強的。」誰都看的出來葉王並不想結婚。 「呵,都已經到大婚的日子了,妳總不能要我退婚吧?」葉王笑道,他的話讓玉緒語畢了,隨後葉王摸了摸玉緒的頭,「而且…我不會退婚的,我從以前就開始就做心理準備要接下麻倉家,只是時間早晚罷了。」 「葉王!」從另一頭轟隆和蓮走了過來,對葉王打招呼著,他們兩個是特地來參加這場婚禮。 「蓮,轟隆。」葉王一看見好友來了,臉上有出現了笑容。 「那我不打擾你們聊天了,我先走了。」玉緒靦腆的和轟隆、蓮微笑後,慢慢的離開了。 見玉緒離開,轟隆轟隆問,「對了,新娘是誰?聽說不是恐山安娜。」 「老實說,我也不清楚,因為最後恐山小姐拒絕了,後來我就叫爺爺自己挑。」葉王騷騷頭,他說道。 葉王的話剛說完,蓮差點跌倒,「你以為你在買衣服嗎?還叫你爺爺自己挑勒!」 「也就是說…你連新娘是誰、哪家的小姐都不知道了?」轟隆傻愣的看著葉王,見葉王點點頭,轟隆也無言了。 嗚…我頭忽然好痛…轟隆摸著自己的頭。 「這件事不重要,況且…結婚只是做表面功夫,好讓我有理由接下麻倉家,我爺爺他不希望是由親戚接收。」這一接收還得了?那些親戚哪一個沒有在盤算麻倉本家的財產? 「對了,那個鬼屋小子呢?你有請他來嗎?」蓮問。 「………」葉王沉默,他這一沉默,蓮和轟隆也猜的出來答案了。 看來那位鬼屋小子並沒有接收到葉王的邀請。 「時間到了。」葉王看著自己的手錶淡道,外頭的客人已經差不多都來了。 「我和轟隆先去找位置坐下,先暫時說再見了。」蓮說道,得到葉王的點頭後,便和轟隆轟隆先走了。 葉王在服裝從新打理好,一看見站在不遠前的爺爺,葉王走到爺爺的身旁。「爺爺,我好了。」 葉明看了看葉王,嘴角抽動了兩下,「哼,明明都一樣是男人,為什麼打扮起來差那麼多?」 葉王皺起眉,自傲的笑了笑,「你是在說我打扮起來更帥了嗎?」 「的確是帥了點,但是和那個人差太多了。」人家他是變美了。 「啊?」葉王不了解葉王的話,難到在今天會有特別的人來嗎? 「我叫玉緒去帶新娘了,等等就算是用演的,你也給我演像一點。」葉明細小聲的和葉王說道,目光看著各桌的客人,每個客人都開心的聊天著,桌上還設了幾盤開味菜放著。 「喔。」葉王回答道,過了一會,玉緒忽然急忙的衝了過來,當她站到葉王和葉明面前,臉色蒼白的跟一張白紙差不多。 「不、不好了,新娘不在休習室!」 「什麼?!」葉明驚訝的退了一步,一旁的葉王設挑起了眉毛。 很好,這更簡單的說明是…… 新娘逃婚了。 這下怎麼辦?新娘逃了,只有新郎一個人怎麼完成這一場婚禮? 找人代替?不好意思,時間不足。 那…… 「葉王,他應該還沒走遠,快去追他!」葉王拿起拐杖拍著葉王,而葉王則是一臉癡呆。 「拜託,我又沒見過那位新娘,怎麼追啊?」 「新娘是個大美人!」玉緒相當肯定的說道,在葉王被她的聲音嚇到後,玉緒又接著說,「他是在我去上廁所時離開的,他應該還沒走遠!」 葉王噸時有種想撞牆的衝動,「有沒有更具體的外型說明?」 「混帳!就穿著禮服到處亂跑的就是了啦!」接著,葉王被葉明踹踢出去了。 也是,總不可能每個人都穿著禮服到處亂跑吧?如此明顯的目標,葉王也認了,他開始小跑步的跑出去。 希望那位新娘可別跑太遠! 葉王走後,葉明喃喃自語著,「真是怪了,那傢伙明明答應過了,怎麼會忽然逃走……?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