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苦澀糖果 4

  ** 葉王沒有答應安娜,但也沒有拒決安娜,他說,他要考慮幾天。 在安娜回去後的沒幾十分鐘,道蓮和轟隆來找他了。 進門,道蓮直接開口問道,「你哪天要結婚?」 「呃…原來你們都知道啦?」尷尬的抓了抓頭,葉王對於道蓮的問題感到不知道要如何回答。 「嗯,是呀。」道蓮點點頭並沒有否認,況且,要怎麼否認? 「對了,那個鬼屋小子他知道了嗎?你們之前感情似乎不錯,結婚當天記得要招他呀,不然他心裡可能會不平衡,以為你不把他當朋…嗚!痛…」一旁的轟隆說著,他在說的同時,完全沒發現到葉王的表情漸漸的黯淡了下來,直到道蓮用手軸打了轟隆肚子一拳,轟隆這才閉嘴。 「發生什麼事了吧?」眼尖的道蓮問道,身為葉王朋友多年的他,葉王在想什麼他多半都猜的出來。 「我和他吵架了,可是我爺爺他要我結婚前不能離開這個家,但我想去找葉。」葉王無耐的靠著身後的牆撐住自己。 「喔,一定是又為了一些無聊事吧?」道蓮一臉『這很平常』的拍了拍葉王的肩膀,淡道,「你吵架能不能吵些正常的?一定要為一些無聊事吵架嗎?」 「……」葉王汗顏,他好像從小時後就這樣了,被別人開玩笑說『你很白癡耶』,葉王會衝上去揍那個人。 記得還有一次,因為有人對葉王說『煩死人了。』,結果葉王給了那個人一個燦爛的微笑,默默的離去。 再一次見到那個人的那一刻,是在醫院道歉的時後。 「少囉嗦,幫不幫?」葉王有些不耐了,他看著道蓮說道。 「當然幫,說吧,這次又要幹麻了?」手互相交插著,道蓮點點頭,隨後詢問葉王。 誰叫他們是朋友?況且,從以前爛灘子都是他幫葉王收的,也不差這一件。 「謝了,道蓮!這才是我的兄弟嘛!」葉王滿意的點點頭,手不停的拍著道蓮的肩膀,隨後接著說道,「幫我去找葉,呃…要他不要再吃泡麵了,還有……」 想到葉,腦中就浮出葉的笑容。葉王的嘴角也淡淡的上揚。 「喂喂!回神啦,我是不知道你神遊到哪,但拜託你講完再去神遊好不好?」道蓮眼看葉王已經飄到自己的幻想世界,忍不住嘴抽動了一下,用手往葉王額頭上打下去。 「好痛!」腦袋被道蓮『叩』了一聲,這下葉王也不得不從思想中回來了,他摸著微微紅起的額頭。「還有,和他說對不起,這幾天暫時不會去找他。」 「喔。」道蓮『喔』了一聲,抓起一旁轟隆的衣領,連拖帶拉的離開麻倉家。 留下站在原地不能出門的葉王。 ───── 到了了鬼屋門口,道蓮和轟隆都各打了一個冷顫,因為裡面的淒涼感可不是假的,光從外表看過去,就可以看的出來鬼屋在近期內的變化有多大。 道蓮慢慢的打開門,門『伊啊』的叫著,讓沉靜的鬼屋增添許多詭異感。 甚至…恐怖。 「葉!」轟隆轟隆朝屋裡大叫著,但是卻沒有回應。 有的,也只有夏天的蟬鳴聲當做回應罷了。 「我們去找找看吧。」道蓮說道,轟隆轟隆則是沒有反對的點點頭,不過兩個人才剛蹋下第一步。 「誰呀?」 臥房的門慢慢的拉開,從裡面出現一個懶散的聲音,最後是一個穿著白色浴袍的少年,少年打著呵欠,眼框還紅紅的,想必少年有哭過。 「道蓮和轟隆,前幾天誤闖民房的另兩個人。」道蓮簡單的借紹一下自己,走到葉的身旁,「葉王要我和轟隆來傳話。」 「傳話?傳什麼?」葉用手揉著自己的眼睛,因為他一直覺得眼睛好酸好痛,看來他哭太久了,想必現在眼睛一定很腫。 「不要再吃泡麵了。」這是第一點。 「我沒吃呀。」葉聽了以後用著無辜的眼神看著道蓮,他左想又想,上想下想(?),他這幾天確實沒吃泡麵呀。 「喔?那你吃什麼?」道蓮忍不住好奇的問,因為之前有聽葉王說,葉只會弄泡麵,還真是想不出葉還會用什麼東西吃。 「這幾天我又沒吃東西,哪來的泡麵啊?」葉的嘴裡咕濃著,接著馬上得來道蓮和轟隆各一記白眼。 「…………」難怪他會說沒吃泡麵! 「我去看看有什麼東西可以煮。」道蓮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,動身先去找廚房去了。 再不然,葉哪天會餓死在自己家中也不足為奇。 「葉王還說什麼?」道蓮走後,葉問轟隆,其實,他對於傳話二字有點敏感,為什麼不是葉王親自來? 「他說:對不起,這幾天他暫時不會去找你。」轟隆如實的說了出來,沒有半點缺漏,但會不會多說……就不知道了。 「……他在忙什麼?為什麼不來找我?」這時,葉倒變的有點像任性的小妻子,對於丈夫不回來十分不滿。 「他沒和你說嗎?他在準備相親!」轟隆說的很快,機忽是他說完後才發現他說錯話了,只見葉的臉色忽然降溫……… 轟隆可以感覺到鬼屋更冷了。 「他還有要傳什麼話嗎?」 冷淡的語氣讓轟隆來不及反應,只是機器人般的點點頭,「嗯…呃……嗯……」 「那你們可以走了吧?」 ……馬上下逐客令。 「可、可是…蓮……」轟隆轟隆口吃的指了指蓮走去的方向,眼前的葉已經冷淡到冰冷的程度,如果再被道蓮發現自己說錯話……… 那他轟隆不就註定死於今日了? 「他出來,你們就馬.上.走!」碰了的一聲,葉粗魯的關上拉門,留下轟隆一個人站在外頭吹涼風…… 葉知道,他現在一定又哭了。 這種感覺是什麼?胸口悶悶的,誰能來告訴他…這是怎麼一回事? 他發現,他越來越不像自己了……… 待蓮出來,看著冷淡的空氣以及氣氛,蓮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,他只是將剛煮好的麵放在葉的房門口。(決非泡麵) 看著轟隆,阿不…其實是瞪著轟隆。 「你又多說了什麼?」 「呃……」後者一臉猶豫和愧疚。 搖了搖頭,道蓮知道,在問下去轟隆也不會說的。 他和轟隆離開鬼屋了。 而房間裡,不段出現細小的哭聲…… ───── 葉王坐在自己的房間內,呆愣的從窗外望著已經灰暗的天空。 早上,安娜的條件確實打動他了。 但是,他算是麻倉家的唯一子孫,沒有後代的出現,爺爺一定死也要纏著他。 「唉……」深深的嘆了一口長氣,葉王腦中並沒有想到一個解決的方法,現在日子越久,他想念一個人的心情就更強烈。 他很希望,為什麼時間不停止在他和葉相處的日子? 「葉王。」麻倉葉明走了進來了。 「什麼事?爺爺。」沒有看來者是誰,但是葉王知道,雖然心中多多少少恨著老者,但…畢竟是自己的親人,敬語,還是得用的。 「你決定的如何?」老者跪坐在葉王的面前,葉明問道。 不過這一問,到是加中了葉王的壓力、煩腦。葉王淡淡的說道,「嗯…還沒考慮好…。」 「意思是,你對安娜不滿意囉?」 「不…不是的。」葉王搖搖頭,口氣加了幾分無奈。 葉明語氣開始有些急燥,「葉王,請你快做決定,不要讓我使出最後手段,直接找個人給你娶了。」 雖然葉王不了解他到底是在急什麼,但是葉明的話讓葉王確實奮怒了,他咕濃著,「哼…你隨便找個人給我相親,這不是直接找個人給我娶的道理差不多嗎?這又差在哪了……」 「你!!」葉明不是呆子,就算在怎麼小聲,房間的空蕩,以及位置的距離,足夠他聽見葉王在說什麼。 「我說錯了嗎。」冷淡的紅眸盯著葉明。 葉明完全說不出話來,或者…他在隱藏什麼? 「說吧,你那麼趕的原因,決對不止有針對家業。」葉王像是可以看透任何人般,他這話一說,確實讓葉明的臉色變動了。 葉明回過身,默默的離去了。 留下葉王待在房間內深思著。 到底是什麼理由,可以讓爺爺趕成這樣? 「葉王大哥。」葉明走了以後,隨後進來的是一位女孩,她有著一頭黺紅色的短髮。 「玉緒?」葉王愣了愣,喊出來者的名字,而玉緒給了他一個甜笑。 玉村玉緒,是葉王同父異母的妹妹,今年18歲,是個很聰明的女孩。 「最近看葉王大哥老是心不在焉的,是有什麼事嗎?」玉緒走到葉王面前坐了下來,她問。 葉王看了一眼她後,苦笑了一會,將目光轉移到窗外。「沒什麼。」 「爺爺他得癌症了。」閉上粉紅色的眸子,玉緒相當平靜。「醫生說爺爺可能剩不到一年,或許他是希望看見你接下麻倉家,並且用最後的時間來教你所有事情。」 「爺爺他……?為什麼你們現在才和我說?」葉王驚訝的盯住玉緒,而玉緒的神情裡透露了一些哀傷。 「爺爺他希望你全心全意的放在麻倉家的未來。」 「……」葉王沉默了,這下…他心中就更複雜,對於麻倉家和葉,這兩者之間真的不好選擇。 「哥哥,我尊重你的想法。」微笑,玉緒說道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