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《紅昌》童心 八

『鏘。』 琥珀色的眸子立刻湧出淚水,雙手抱著頭將全身縮在一起。冷汗淨溼了他的背,呼吸愈來愈急促,口裡不斷發出斷續的哽咽聲。 爺爺,為什麼──?為什麼要把我丟在這裡? 『鏘。』 「小怪…」忽然間,想起了小怪。想起了之前去貴船救彰子的時後… 紅蓮,你在哪? 『鏘。』令昌浩恐懼的聲音很有規律的敲打著,記憶中這個時後明明是夏天,但那天卻出現異常寒冷。 難到你也…和爺爺一樣丟下我了…? 『鏘。』 ──不管你人在哪裡,我都會陪你。 小時後的承諾,你還記得嗎…? 「嘻嘻。」此時的貴州忽然出現不屬於此刻的聲音,聲音的詭異笑聲讓整個貴州更顯的可怕。聲音嘲笑著。「好可憐,大家都不要昌浩了。」 身體一抖,當時的不安又再次從心底浮了上來,小時後的他,真的認為爺爺拋下自己了。 「大家都不喜歡昌浩,昌浩將永遠待在這裡。」 不、不對。昌浩用力搖頭。他才沒有被拋棄…爺爺他只是忙任務忙太晚了… 『鏘。』又來一聲。在這一聲敲擊之下,那記憶中的黑暗正慢慢的吞食著自己。 「沒有人陪昌浩,只有昌浩一個人…」聲音繼續說著。 不…「紅蓮他答應我會永遠陪我的!」紅蓮不是爺爺,紅蓮不會騙他的! 昌浩這一句話一說出口,四周開始起了變化,貴船的景色正慢慢溶解掉。 「嘖。」聲音冷嘖一聲,四周一陣狂風吹來,昌浩可以感覺到耳邊傳來呼喚聲,意識好像不段被拉扯。 但,還有一個聲音,最讓昌浩在意。 手,一隻手摸上了他的頭,反覆的摸著,手的主人正用相當溫柔的聲音不斷道。 『昌浩,不要怕,你不是一個人…』 那是小時後所看不到的回憶,見鬼能力被封的時後。昌浩可以聽出聲音是誰,此刻,剛剛的恐懼不知何時一消而散,昌浩唇邊勾起笑容。 紅蓮。 ─── 小怪看著床上不段冒冷汗的昌浩,沒想到他去找靖明後回來就看見這種情景,當他疑惑的看向被他叫來的靖明,沒想到靖明臉色也沒好到哪裡去。 「遭了,昌浩被『回憶』找到不好的記憶了…」 那,這下該怎麼辦? 靖明搖搖頭,「妖怪在昌浩的夢裡,我也沒辦法…現在只能努力把昌浩叫醒了。」 很好,該死的作者設那什麼爛規定?妖怪在昌浩夢裡,不會跑進去嗎?但是紅蓮的抱怨無效,因為老鼠我已經設定好了。 (鼠:怎樣ˋˇˊ『回憶』是我創的妖怪嘎XD 於是小怪開始不段搖著昌浩,見昌浩完全沒有醒來,反而臉色愈來愈差… 這下不小怪開始怕了,這個時後,和貴船的時後一樣…牠又變的如此沒用。小怪深吸一口氣,不過下秒才吐出一個字,躺在床上的昌浩忽然起身,和小怪來個頭對撞。「昌…啊,好痛!」 「好痛…」一從夢裡醒來,就撞上了不知名的東西,昌浩抱著頭皺著眉,看來這一下並不小力…… 一旁的靖明看的傻眼。 「你、你這靖明的孫子──!醒來的時後幹麻還特地起身啊?」咬牙,小怪痛的眼角飄出淚水。畢竟兩個人體型差太多,頭與頭撞下去也是差的。 「什、什麼嘛!」昌浩聽了小怪的話,不滿的碎碎念起來,「小怪自己也沒躲好的啊…」 「你這是對一個擔心你擔心的要死的人說的話嗎?」小怪回嘴。 「擔心……我?」 「對,我超擔心你的!還不快說一句: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。」雙手(腳?)交叉,小怪用兩隻腳站著,像是要和昌浩要補償。 昌浩的視線開始打量起小怪,則小怪一附精神很好的樣子,讓昌浩皺起眉。 可是看起來不像啊… 「快,說啊,我可是為了你都不離開半步呢。」 「是喔…」昌浩的口氣帶著不相信,還故意用斜眼看著小怪。 小怪在瞬間大受打擊,他轉身,背著昌浩坐下。 果然,這次還是沒幫上什麼忙… 昌浩看了小怪的反應,先是偷笑一下,抱起了小怪。「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。」 身體忽然旋空,並被抱在昌浩的懷裡,下秒昌浩道出的話,讓牠害羞的將頭撇一旁,他倔強的道,「知道就好。」 「你一直都陪著我對不對?對不起,沒發現到你……」 「……約定好了啊。」永遠陪著你。這是約定,不是嗎? 「靖明,你怎麼出來了?」六合蹲坐在門外旁邊,身旁的紙門輕輕拉開,靖明從裡面走出來,還刻意不造出任何聲音。 「你顧著吧。」靖明笑道。 無論是小時後還是現在,昌浩所選的還是紅蓮。不管多久,爺爺的地位還是會比紅蓮低。 「靖明。」六合沉聲道。 「嗯?」 「騰蛇真的會嫁給昌浩嗎?」 靖明眼皮跳了兩下,六合的問題讓他沉默了。 「我想…禮服可能沒有騰蛇的尺寸。」六合說話時的特色是面無表情,所以靖明根本看不出來,六合到底是不是在開玩笑? 好吧,那就把它當一場玩笑吧。靖明再次選擇逃避現實。 裡頭,昌浩想起了一件事,他猶豫了一會,還是決定將問題問出來。「小怪,你當初為什麼答應要嫁給我?」 小怪歪頭看像身後的昌浩,反問他,「那你為什麼說要娶我?」這一句話他說的有點不干願。 為什麼一定要是昌浩『娶』他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