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好葉ˇ苦澀糖果 1

那樣的糖果,還有魅力所在嗎? 「苦苦的呢。」舔了舔了嘴角,少年坐在床上,隨後,臉上綻放了笑容。「不過,我喜歡。」 少年起身,每天早上吃一粒糖那是他的習慣,如果沒吃,反到覺得不自在呢,所以…少年每次都隨身攜帶著糖果,那苦苦的,不帶有甜味的糖果── 今天,還是老樣子,家裡沉默的如鬼屋,這個家,只有少年一個人。 關上自己房間的門,少年優雅的走在走廊上,其實他不懂,為什麼那麼大的家,會只有他一個人? 為什麼爸爸媽媽不回來一起住?反而分隔兩地,各自做自己的事。 反正,他也習慣了。 習慣了一個人…… 「惡魔。」還記得很久以前有人這樣和他說。 當時的自己,似乎是微笑的回答他:「惡魔?真好稱呼。」 因為是惡魔,所以遭到所有人討厭,因為是惡魔,所以沒有人喜歡自己,爸爸媽媽也是這樣想的,對不對? 「我是惡魔。」從那個時後,少年就這麼稱呼自己了。 而且,他變的很少出家門,每天唯一做的事,就是在自己家亂晃著。 況且…他也不愁沒錢,光是他的存款,養自己一輩子都不成問題,何況每個月老爸和老媽都會寄一些錢過來。 他還怕那些壓死他呢! 反正,他哪天死了之後再把錢全捐出去就好了…… 是活,是死,根本不干他的事。 或許……他老爸或老媽哪天死掉,自己當天晚上說不定會跑去吃火鍋慶祝? 『聽說這裡住著惡魔?』疑惑的口氣,而聲音來自少年對面那道牆後。 『是呀,反正閒著無聊,就來這兒看看吧!』 『喂,葉王!不太好吧?這裡看起來像有人住……』 『呵哈哈…裡面有人住?住鬼吧?我住在這條小巷好幾年了,可沒聽說過這裡有人住!』 『住、住鬼?不會吧?』愣了愣,這個人的聲音壓低了許多,聲音還帶著驚恐。 『不敢去呀?那…道蓮!我們走。』 『我是沒差啦……』 『那走吧!』 『等、等等啦!我也要去!』 閉上眸子,少年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淡道:「又有無知的傢伙想入侵民房了。」 難到他要在牆上貼一張『這是民房』的海報,那些人才不會來嗎? 每隔1年都會來一次好奇心過高的人、孩子,最後下場不就是被嚇跑,再不然就是知道實情後拼命倒歉,隨後衝著離開。 看來,又要在上演一次了。 他們不煩,我可煩死了! 少年走到了牆的下面,待會來者一下來,一定要直接告訴那個人:此路不可通,請改別條,後會無期。 直接來個殺球,給對方殺回去,好讓他們不會再來。 最後,牆上出現了一隻手。 少年看著,等待對方的頭出現,然後……要用拳頭打回去?還是拿個東西給他丟過去? 「呃…」當對方的頭從高牆上出現,兩個人分別呆了──… 少年的嘴巴微微張大表露出吃驚的表情,連他原本要說的話也都在瞬間說不出口。 很俊美的人。少年也只能這麼說,對方有著酒紅色漂亮的眸子,並有著一頭閃耀的酒紅色長髮。 「葉王!你呆什麼呆呀?!過去呀!」名為葉王的傢伙被他的同伴一堆,直接從牆上跌了下去。 「啊啊啊!」 隨後,牆上又爬出了兩個人,一個紫髮的少年和一個藍髮的少年,他們倆一爬上牆,發現了一個驚人的大事。 「嗯…這劇情好像經常在漫畫上看過?」騷了騷頭,藍髮少年有點臉紅,他故意將目光看像了其它地方。 哪知,他們一爬上來就看見葉王正在和不明人士玩『近拒離接觸』,而且對方還是個看起來還是未成年的傢伙…… 剛剛在葉王掉下來的瞬間,壓到了少年,然後驚人的是,兩人的唇瓣就這樣的緊貼在一起,然後是傻住─── 「呃,對、對不起!」連忙離開對方的唇,葉王嚇的直後退,直到撞到身後的牆,然後,身旁兩邊跳下了另兩位同夥。 驚訝的坐起身,少年尷尬的用手摀住嘴,臉上的紅暈久久沒有散去。 這是什麼感覺? 「這裡…是民家,不是什麼鬼屋……」許久,少年的嘴裡慢慢的吐出一句又一句的話。但是,一旁的三人早就已經看呆了,還理少年的話? 「呃、那、那……」這下,少年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,平常他很少和『人』接觸,今天同時被三個人盯著,讓他渾身上下都覺得怪怪的… 「苦苦的……」隨後,葉王的口裡淡道。 「啊?」旁邊倆位少年不解的看著他,苦苦的?莫非這傢伙掉下來的時後撞到頭了? 「我是說…剛剛接吻的感覺……有一種,苦澀的味道……」苦笑,外加狂汗,葉王說道。 不過這句話說完就遭來另兩個人的毆打,被害者則是一臉不知所挫。 「白癡!現在要問的是,那個人是誰!誰問你接吻的味道呀?!」紫髮的少年奮力的毆打葉王,說到最後一個字時,是用腳狠狠的一踹。 「啊啊…道蓮!對、對不起你嘛!啊啊啊!你要踹哪裡呀?!」 解決了葉王後,紫髮的少年──道蓮看像了『鬼屋』的主人,金眸往少年身上打量著…「你是……?」 「這個家的主人…這裡,不是鬼屋……」深吸了一口氣,少年無耐的說道,只希望最後四個字這三個人都聽到,然後快點離開! 「咦?那這裡有惡魔嗎?」一旁的藍髮少年說話了,他往少年的家看著,陰暗無人的家顯的有點恐怖。 「惡魔…我就是。」 ………… 「整人吧。」 「我沒整人……」 「騙人吧?」 「我不會騙人!」 「開玩笑吧?」 「才沒有勒!」 「稿笑嗎?」 「你才稿笑!」 「那……怎麼可能呢?」皺眉,道蓮走到了少年身旁繞著,好像非要把少年看仔細點不可。「外面的人都說,惡魔是…」 「會吃人,會殺人,還會虐待人,將人分屍,外表臉上有一條疤,長的很兇悍,手上拿著巨斧……白天不出門,晚上則是宰殺路人來過生活……」少年無耐的背頌著,老實說,他可是第一個將一個東西背的那麼熟呢…… 最後,少年吐了一口氣,淡道。「白癡啊你們,這種事也相信。」 呃? 「如果我沒聽錯的話……我們被罵了?」藍髮少年傻愣的指著自己,看像了另兩位同伴。 「沒錯,我們確實被罵了。」點頭,葉王說道。 翻了翻白眼,少年噸時無力。 他第一次看見有人那麼冷靜的接受一個莫生人罵他們白癡。 不過……今天會遇見,也算有緣吧? 少年爬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塵,對著三個人說道。「你們進來喝杯茶吧。」   **   原本想打出一篇讓自己滿意的好葉文 v   但是很失敗(毆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