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好葉ˇ戀貓*章七

【章七】

  今天他做了一個夢,夢中貓葉在家裡電視前看著賣奶茶的女孩,而他拿著咖啡坐在一旁看著書。之後一名金髮女孩衝出,將貓葉抱起跑離,他將書丟開追了上去,伸長的手怎麼也碰都碰不到他們,明明女孩的速度並不快。

  葉──…。

  他在夢中大喊,貓趴在女孩的肩膀上,琥珀色的眸子轉過來看著他。

  『喵──。』

  他醒了。

  左邊躺的是麻倉葉,右邊躺了一個恐山安娜,床頭的鬧鐘奮力的吼叫,時針指著八點,看來這鬧鐘盡了最大的努力也沒能讓這三個人起床。

  他什麼時後跟著睡的他是不知道,印象中昨天拼死的帶兩個人看完醫生餵完藥,因為很怕他們半夜忽然發高燒,所以他都睜著眼顧著他們。兩個傢伙一個喊冷一個喊熱,好不容易都滿足他們的要求後,開始換另一個喊冷另一個喊熱。

  稿的葉王快抓狂,想把人直接塞到冰箱火爐。

  「唔……」先醒來的是葉。半睜著眼,睡臉惺忪的看著坐在旁邊的葉王。沉默許久,他默默的閉上眼繼續睡………

  葉王?夢吧。

  「……?」第二個醒來的是安娜,她的金色大眼眨也不眨的盯著葉王,伸出手,在瞬間甩了葉王一個巴掌。

  「妳!」響亮的『啪』一聲,葉王發怒的瞪向莫名打人的安娜。

  「……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

  怎麼會在這裡?怎麼會在這裡?聽到這句話葉王差點當場一口鮮血吐出來,原來他昨天忙到快抓狂得來的是一個巴掌和一句疑問。

  這是我家我怎麼不可以在這裡?

  葉王用手蓋住臉,「這是我家……」他無力。

  安娜發現到葉王的旁邊躺了還在熟睡的葉(基本上醒來又躺下去睡了),金眸危險的瞇起,「變態。」

  「咦咦?」什麼?

  「睡了葉之後又睡了我,這不是變態是什麼?而且你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後把我扛到你家!變態。」安娜的神色沒有半點玩笑,但是葉王的眼皮和嘴角已經抽到不能再抽。

  「小姐妳誤很大。」他很認真。

  「你不用解釋了,快去上課吧。」

  「不對吧?」他很認真的回問。

  「你已經遲到了,我和葉有醫生開的生病証明,你沒有。」

  「妳明明就知道我把妳帶去看醫生嘛!」迅速的跳下床,快速的到廁所梳洗一遍,換了乾淨的制服,出門前還對著安娜喊著。

  「鑰匙只有一把,我帶走了。出去了就沒辦法再回來,所以就給我乖乖的待在家。」這是命令。

  安娜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,默默的目送葉王離開。在葉王關上大門,安娜皺著眉笑了。

  「本小姐,不會聽從任何人的命令。」

  ───

  走到學校的路上,葉王n次想回頭回家看顧那兩個傢伙,他的眼皮以不尋常的方式在瘋狂的跳,他覺得不太對勁,這種感覺好像預知到很嚴重的大災難就要到了。

  「葉王!你要我幫你找的東西找到了。」看見遲到的葉王走進教室,轟隆便衝向他,高興的拿著手上的資料揮呀揮。

  葉王一把接過,放下書包就坐在位置上仔細研究手上的資料。轟隆坐在他的桌子上,指著資料的某一段文字。

  「安娜她是有錢人家的千金噢,可是父母的職業並非正當,所以在小小年紀全家就被不知道哪來的瘋子給砍光了……至於那個瘋子,是不是真正的瘋子就不知道了,十三年前這新聞還蠻大的,我有印象。」

  往下看去,上面是那時後的新聞文章。上面說幸存的小女兒躲在衣櫃沒被發現,可是目睹了全家死亡,所以造成了女孩沉默寡言不愛說話,甚至還有拿刀刺殺好心要安慰她的警察的情形。可是除此之外女孩生活上並沒有多大的問題,可是半滴眼淚都不流的她給人一種可怕的感覺。

  「之後她在孤兒院那兒待了幾個月吧,叔叔就把她接回家,老劇情的為了接收她們家的財產,可是因為她實在太可怕了,於是他們分居,只請了一個老婦人在照顧她。」轟隆說到這裡時停住了,葉王抬頭看著他,等著他說下去。

  「那老婦人最後精神崩潰自殺,她覺得那孩子實在太可怕了。」

  「為什麼?」葉王問。

  「孩子太過依賴讓她壓力很大,而且孩子常常鬧自殺,她阻止的很厭煩,她不想看見孩子死,所以她決定自己先死。」

  對於不想看到的事情選擇逃避,單方面感到心情會舒暢。

  大概知道安娜那麼依賴葉的原因了,怕最後又丟下她一個人,半強迫性的讓葉和她生活在她的小圈圈裡面,對外部放出殺氣,不讓任何人靠近。

  一但有人要奪走,就會感到不安、慌亂。

  啊啊,與其被奪走,不如放手比教不會難過。葉王這麼想,下秒,他愣了。

  「……不會吧?」

  「咦咦咦?葉王!你才剛到學校耶───!」轟隆追著忽然跑出教室的葉王,和他一起衝出校門。

  道蓮和萬太站在走廊,手上拿著等等要上課的講議。看著兩個熟悉的身影往校外奔去,他們倆個沉默許久。

  「……肚子痛,回家上廁所。」 他想著等等要向老師唬爛的理由。

  「蓮,這理由太牽強了。學校就有廁所了…而且他們很有精神的跑離。」萬太覺得老師才不會被這種理由給騙過去。

  「……壓力太大憂鬱症發作,於是邊尖叫邊跑離?」蓮歪頭。

  「…………。」這次萬太無言以對,他該怎麼吐嘈?

  「去找法斯特幫他們開外出單吧。」理由敲定。

 

  在那一天晚上,本來就想直接死一死的,全部人都將她留下,只剩下她一個人,好像詛咒般,所有人都會離她而去,常常她總覺得世界遺忘了她。

  就在她盲目的走在街上,她遇見了那個少年,少年倒在路邊,全身都是傷,相當狼狽。她向少年靠近,發現少年還有呼吸。

  「你沒事吧?喂,你沒事吧?」她用手搖著少年,在她說完後她發現她的問句是廢話,眼前這個人根本就一附快死的樣子,怎麼可能會沒事?

  「妳…妳是誰?」少年問。

  「你身上好多傷口,為什麼還可以在大街上亂晃?」如果是自殺,那就死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。如果是受傷,那應該就要乖乖在醫院養病。況且看這少年的傷勢一看就知道從醫院跑出來的那種。

  「傷……?」看來少年並沒有意識到他的處境有多危險。

  「不要緊的…反正沒人會在意…沒人,會注意我…大家都會忘記麻倉葉這個人的,所以,不要緊的。」他笑的好悽涼。

  眼睛濕濕的,她以為她沒眼淚,但是少年的一句話刺中她心中的最深處。莫名的,她竟然跟著哭了。

  「我也是,沒有人在意恐山安娜…沒有人知道恐山安娜還活著…大家都忘了安娜了。」

  那天,她本來想死的。

  她真的認為麻倉葉是她的唯一、是她的生命。

  但是一個人背不起兩條命。

  她知道麻倉葉總有一點會離開她,因為葉和她不一樣,葉的生活裡還有牽絆存在,那些牽絆是緊緊聯繫,切也切不斷,她常在葉訴說過去時的臉上看見歡喜,她明白葉會回去,會被他們帶走。
 
  而她,沒有任何牽絆,沒人會帶走她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