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短*牙月&葉樺

  聽說,這種日子叫做聖誕節。由來是什麼我沒興趣知道,似乎是某個大人物的誕生日,但這種日子無關於我,因為我是帶來死亡、哀傷的人物。

  街道歡樂的氣氛容不下我,人們的快樂也跟我扯不上關係,巧克力還是鮮花,那些事物沒跟我相干。

  死神不需要過節,也沒有聽說死神在過節。

  死神,只有即將死去的人才會看見,也許是走路擦身而過,又或許是面對面交談過。在這種日子說沒人死也不會有人相信,生命本來就隨時都會消失,就像現在。

  「小妹妹,想要買什麼呢?」戴著聖誕帽,穿戴著蛋糕店的員工制服。年約二十出頭,至腰的長髮、纖細的長腿,大眼睛、小鼻子、小嘴巴,如此完美漂亮的女性,現在正對著我說話

  一個站在蛋糕櫥窗前的小妹妹,一身黑的裝扮,過度蒼白的臉色,怎麼看都不像正常人的小妹妹說話。

  小妹妹笑了,她搖頭,童音帶點了沙啞。「姊姊,對不起。」

  「咦?什麼?」不解的看著小妹妹,她沒有聽清楚小女孩說了什麼。於是她更靠近了小妹妹,可是小妹妹卻轉身走掉,只剩她一個人站在櫥窗前傻愣的看著小妹妹穿梭在人群中,最後不見。

  奇怪的傢伙。她想,回頭繼續招呼著客人。

  因為聖誕節的魅力,即使十二點到了街上還有著人群,大多都是甜蜜的情侶。她在員工室換上了便服,準備下班。

  「葉樺,這些蛋糕妳帶回家吧。」老闆叫住了正要離店的她,一盒滿滿的蛋糕禮盒就塞到了她的手上。

  「謝謝老闆。」她笑道,也沒拒絕,因為她知道這是老闆給她的關心。

  她和男朋友分手了,就在聖誕節的前天,她目睹了對方和她的好朋友在熱吻,雖然心痛,但是她安慰自己在這種時代這種事很常見。

  應該習以為常才是。於是她看起來愉快乾脆的分手了,或許她的乾脆引來對方的錯鄂,對方沒有說任何一句話,只是看著她。

  眼裡有著什麼?這不好說明。

  恨吧。

  但她沒有多想,說要恨也是她要恨他,他沒有理由恨她,他沒資格。

  夜晚的景色比白天閃爍,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燈泡,漂亮的讓人移不開視線。但是夜晚也特別危險,處處都是危機,就算有人衝出也不意外。

  亮刀,衝出,架住。

  整個過程不到三秒,她被人輕鬆的用刀架住,她連尖叫都來不及,便被人用毛巾摀住了口鼻,意識漸漸昏沈,她在心中大喊求救,但不會有人聽見,因為沒人會心電感應這玩意。而最後她的視線停在角落邊站著的小妹妹。

  以及。

  『幹,臭女人!妳竟然讓我丟臉!爛貨、賤人。』

  她前男友的聲音。

  ──

  對不起,讓大家聖誕節不快樂了(?)
  我真的有意思想打歡樂文 (每次都這麼說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