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好葉ˇ戀貓*章六

  【章六】

  麻倉葉和恐山安娜消失了。

  學校老師很平常的在簽名簿上畫上曠課的記號,然後又若無其事的繼續上課,而這件事情很快的就傳到葉王他們耳裡。

  法斯特手上晃著缺席名單的A4紙張…

  「也許和你們有一點關係。」他這麼說。

  何只有一點關係,葉王肯定他們兩個根本就是為了躲他。

  放學時,天氣異常的下了大雨,明明早上還是個大太陽。葉王自認倒楣,在學校附近買了一把雨傘,想著麻倉葉和恐山安娜的事慢慢的走回家。

  老師他們都笑著對他說,那兩個人從開學就不停的翹課,可以不用特別理會,這種學生他們似乎不想多管?笑著將事情都給校醫兼輔導老師的法斯特。

  法斯特又笑著將這問題丟給他葉王,而葉王也就默默的接下,這事情他本來就要管到底。

  自家門口坐了一個人。

  他將自己的身體捲成一團的坐在門口,頭低下看不到表情,但是那亞麻色的頭髮和同校的制服,化成灰葉王也認的出來那是誰。

  「麻倉葉!」他喊。可是對方沒有回應,他開始有點緊張,將葉的臉捧起,發現他的臉頰很熱,臉上都是眼淚和雨水的混雜,他的額頭燒燙著。

  怎麼回事?

  葉王快速的將自家門打開,用抱的方法將葉帶進家裡面,或許這一點動作驚醒了葉,一看見葉王,他用手抓緊了對方的衣袖,嘴巴一張一開的想說些什麼。

  「你發燒了,等等你換件乾淨的衣服,我帶你去看醫生。」葉王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,將他放在客廳的椅子上,他去房裡拿了一套乾淨的衣物。

  葉沒有接過葉王拿給他的衣服,他的手緊緊抓住了葉王,不讓他離開,難過的一張臉,發高燒的他連講句話都累。

  「安娜……」

  又是安娜?葉王挑眉,不太高興。但他很有耐心的等葉要說什麼,他知道葉不說完是不會乖乖換上乾淨衣物的。

  「可不可以去找她…?」葉要求著。

  「把衣服換上,剩下等等再說吧。」打從一開始,葉王就對安娜沒什麼好印象。

  「她沒辦法聽我說…我傷了她。」

  「好了,就先別管她了!」

  「…她曾經救過我。」

  ………

  「我不知道該拜託誰了…也許我很自私吧。自私的什麼都看不見、自私的……以為她會喜歡你們,我沒想過她的想法…雖然每次好像都是我在配合她,但是其實一直都是我在強迫她。」

  葉王將毛巾往葉的臉上丟去,葉一臉快哭的臉剛好被毛巾給遮住。葉王他沒說什麼話,只是動作粗暴的擦著麻倉葉的頭髮。

  「葉王……?」葉小聲的喊著他的名字,他感覺到葉王似乎在生氣,他緊閉著眼,怕葉王一個不小心戳到他的眼睛。

  葉王臉色相當難看。「這種感覺還真是自家的貓不喜歡自己,只喜歡對面明明沒關係的鄰居……。」

  「我已經不是貓了!」葉反勃。

  「你是。」葉王將臉貼近葉,嚴肅的板著一張臉。「你從當初我將你撿回來時和現在跟本沒變。」他冷冷嘖了一聲。

  「一樣喜歡多管閒事!」自己的改變是因為貓葉,而這隻貓現在想要去改變他人。很想這麼對他說:那種溫柔可不可以只對他一個人?

  「你現在去換上乾淨衣服、把頭髮吹乾、吃下這顆退燒藥後乖乖去睡覺。至於那個女人…我會把她處理好。」說到處理二字,葉王的嘴角明顯的冷笑。

  葉抖,他疑惑問,「處理…?」

  對,處理。

 

  轟隆認識葉王那麼久,他知道對方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,還是個超級打手,他和葉王打過一次,那一次打了一場平手。但他肯定葉王有放水成份,因為過幾天的群架讓他看傻了眼。

  有人曾經問他葉王有什麼弱點?或著有什麼不能到侵犯的領域?

  葉王的弱點?大概就那隻貓吧。誰都不能動到他寶貝的貓。他說。

  後來想了想,神色凝重的又道,不過那也不算弱點,因為只要有人動了他的貓,他就會發狂……那隻貓死了的時後也是。

  所以,葉王沒有弱點,還有,千萬別碰他的貓。

  「了解!小的一定會為您辦妥。」滴著冷汗的他恭敬的說著,掛掉手機。轟隆轟隆忽然覺得這世界的空氣真是新鮮。

  已經多久沒看過葉王這麼生氣了?

  ──

  葉王撐著雨傘站在安娜和葉的家門口,門鈴響了老半天卻不見有人出來回應,他皺著可以夾死蚊子的眉頭,開始進行暴力的踹門動作。

  他才不管誰誰誰又怎樣怎麼了,他只知道他的貓哭了。也許有人會說只是一隻貓罷了,而且麻倉葉現在不是貓,麻倉葉和那隻貓葉倒底有沒有關係也都是個謎……人怎麼可能會是貓呢?

  被車撞一下就變成貓,這說出來八成沒人回相信吧。

  葉王直覺貓葉就是麻倉葉,這是毫無理由的信任,他再也不會丟下葉了,不管是貓葉還是麻倉葉。

  當年他盲目的只看著貓屍體,並沒看到那一晚麻倉葉的暗示。還將那隻抱著一絲希望回來看他的貓給轟了出去。

  「門都快被你砸爛了!壞了你要賠嗎?吵死了!」門終於打開,安娜瞪紅著眼,對著葉王大吼。

  「葉很擔心妳。」葉王道。

  安娜噸住,哽在喉嚨裡更多難聽的話語忽然喊不出口,聽到葉的名字,她難過的哭了。她跟本沒辦法丟下葉……她需要葉,這幾年的互相依靠讓她習慣了有葉的日子。

  而這種習慣,怎麼能說割就割呢?

  「你不懂……。」她哽咽。

  「我也不想懂。」葉王白了她一眼,他對任何人都沒興趣…由其是像她這樣的陌生人。「妳喜歡葉,而我也喜歡葉。妳既然放開葉,我更樂的開心───」

  「………」握著拳頭,安娜咬著下唇,強忍著想殺人的衝動。

  「不過葉他左一句安娜右一句安娜,真的很吵。」

  安娜沉默。她頭很痛,不想理這位不速之客。

  「我管妳過去是黑是白,是痛苦還是快樂。誰讓葉難過,誰就該死。」

  金眸瞪住了葉王。「你才該死。」

  葉王欣賞安娜的氣勢,但是他不會輸給任何人,他不執著於任何事,他在乎的只有葉。

  葉是他的貓──────

  「我要去把葉接回來。」安娜覺得有點喘,也許是太生氣的緣故,可惡、麻倉葉王這個大混帳,討厭的傢伙!

  在心裡以各種難聽文字咒罵著葉王,頭有點昏。看來她真的氣昏頭了……

  「喂喂…?」

  「…你沒聽到嗎?我說我要把葉接回來!你家在哪裡?我要去找葉……!」真的非常不舒服,麻倉葉王那傢伙一定是她的剋星!等到她把葉接回來後,一定要在家門口灑十包鹽巴……

  「不是這個,妳…沒問題吧?」

  眼前這團模糊多疊的噁心物體是誰阿?聲音好像有點熟……?對了,是葉王!這該不會是他的真面目吧?外星人……?

  身體有點傾斜?她抓住門把撐住自己的身體,可是她發現她已經沒有力氣站立,身上的體力瞬間被抽光似的,她覺得全世界都在轉。

  「喂喂喂喂──!我不是保母阿!」

  接下來?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
  葉王無言的看著手上的恐山安娜,目前手上的人正在發著高燒…他知道他之後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了。

  照顧兩個不會照顧自己身體的白癡。


   --


  請慢用 (呈上)
  耶,你們三個人快住在一起吧!
  然後天天為了葉吵架吧~~  (妳去死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