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好葉ˇ戀貓*章五

  【章五】

  「葉王…老實講吧。不管貓葉和我是什麼的存在,不管當年事情怎樣的發展,這些種種奇怪不能用常理解釋的事情……通通都不重要!」他推開葉王,退後一步的保持著彼此距離。

  對著葉王困惑的表情,他淡笑。「安娜她需要我。」

  「她的世界不能只有你。」誰都一樣,沒辦法孤身、或著是只有兩個人而活著。絆住了對方,也絆住了自己。

  「我早在車禍的時後就該死了…」至於為什麼有那麼一段身為貓葉的人生,他不明白,也用不著明白。

  在他以為失去所有,以為被漠視,自私的推開關心他的所有人。自私的沒有想過那些以為被留下的人的心情……

  他遇見了安娜,那個雖然有著耀眼金眸的少女,渾身卻散發和外表不符合的黑,就像葉王一樣……也許她就是她相像葉王,所以葉才不能丟下她吧。

  「你是貓葉吧…?」葉王問。

  「………。」吞了口口水,葉沒有回答。

  「不要理那些為什麼,你只要告訴我是不是?」

  「是,我是貓葉,而貓葉是我。」他都察覺了,那就沒有隱瞞的必要,這其中真的有太多為什麼。

  葉王沉默,也許他在生氣,又或著無耐、有一點吃驚?

  「只要讓她走出人群可以獨立就行了吧?」

  「阿?」葉不解,睜大著眼,聽不懂葉王在講什麼。

  「可以讓她不需要你,而你──就沒有理由待在她身邊了吧?!」葉王知道自己的情緒很激動,他幾乎快用吼的了。

  「不是…也是…呃,我想………」而葉覺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  「我說,我會搶回來。」他在笑。

  葉錯鄂。

  或許,他其實並沒有很認識葉王?

  ────

  接下來?葉王就將葉送了回家,順便?阿不,我想那是故意的,他在安娜面前笑的……好恐怖。

  摟著葉的腰,在葉的臉頰上親了一口,而後者無意識的僵住,這是動物的本能,他無法反抗比自己還要強的生物。

  「那個傢伙一定是變態阿!!」安娜第一次那麼歇斯底里的砸枕頭。

  葉稿不懂葉王倒底要做什麼,他無語。

  「那傢伙難到沒意識自己親的是男人嗎?」就算有主人親自己的寵物的習慣,但現在麻倉葉是人阿!而且還是男人!

  「葉、我們離開吧。永遠、永遠別再回來這裡了!」那個男人好可怕,安娜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恐懼,她像一隻渺小動物,被抓的喘不過氣。

  原本和葉緊抓的手,似乎要被那惡魔給扯開。她不要、她不要離開葉,也不要葉離開她────。

  「葉,我們會在一起的吧?我只剩下你了。你不會丟下我的吧?」

  血、血、血、血。

  四周都是血,而天空落下的雪像是為了掩埋痕跡不停的落下、將它掩埋。

  白與紅的交錯,寒冰幾乎將她凍僵,

  什麼很大的打擊?他什麼都不懂!

  「安娜……」葉只是抱住安娜,沒辦法做什麼。「不用怕的。」

  如果如果,麻倉葉王真的能夠將安娜帶進人群,那麼…那對安娜是好的。

  ────

  「什麼?一年級要健康檢察?而我們是愛心工作人員───?」轟隆轟隆指著自己,旁邊站了葉王、萬太、道蓮等人,而且從臉部表情來看……其它人早就知道了?

  「天阿、你們實在太不夠意思了吧?我竟然是最後一個才知道?!」轟隆轟隆抓著自己的頭喊,喊著自己有多可憐等等之類的,可是沒有人理他。

  「是我去要求法斯特的,不過沒想到連你們都是。」葉王皺著眉,他並不想麻煩道蓮他們…

  「少囉唆。」道蓮冷嘖著。「我也要看看麻倉葉那混帳想稿什麼花樣!還有你這混帳想稿什麼花樣。」

  哈哈哈……葉王只能乾笑。

  其實除了萬太之外,轟隆、道蓮、葉王他們三個在學校的名聲……挺臭的。

  看看,光是一站出來,那氣勢多嚇人?整個集合的禮堂安靜的跟什麼一樣,所有一年級生乖的連動都不敢動。

  『那是誰?』有人這麼疑惑的低語。

  『靠,是三鬼阿!神鬼、狼鬼、蓮鬼阿!』

  囧,什麼三鬼阿?此時這三人心聲。

  這話要說到開學,因為道蓮的臉天生就臭(喂),板著臉的他明明只是在想上課可不可以喝牛奶,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有人跳出來說『瞪什麼?!』,接著在來不及解釋下,拳頭就揮過來。

  一個拳頭揮過來,自然是不只一個拳頭揮回去。

  轟隆和葉王加入戰局,對方也好幾人加入戰局,就這麼莫名的打打打打到了二年級,產了三鬼這奇怪稱號,說來他們三個也挺無辜的,明明是個乖孩子。然後拳頭重了點,打人狠了一點,運氣好了一點……

  連勝也不是他們的錯……

  「老師,我們要做什麼?」道蓮他們已經走到法斯特面前。

  「唔…愛麗紗,妳覺得他們要做什麼呢?」法斯特回過頭看著自己隨身攜帶嚇了不少人的白骨。

  經過他們愛的交談,法斯特回過頭來,用那著蒼白膚色的臉笑著。「你們去照顧那些不服從拼死不想檢查的學生吧。」

  大哥,你當我們是打手、黑道來著的嗎?愛心工作人員不是這樣的吧?!

  「噢,派兩位去守住門口,每次撿查都有人想逃。真是麻煩…」

  大哥,那是你長的跟鬼一樣,沒事的話就把白骨給收起來──!

  後面的白骨似乎動了?

  「健康撿查很簡單的,就是量個身高、秤個體重、視力阿~然後給我看一下就END、回教室啦。」

  「噢……。」那檔住門口的意思是檔住最後一關的門口囉?

  接著健康檢查就開始了,轟隆轟隆檔住門口,萬太負責照顧男生那裡,而葉王則是負責女生那裡(我想法斯特是看他帥),最後道蓮是站在法斯特旁邊(也許這是雙層守護?)。

  不過,這場健康檢查葉王他們並沒有看見想見的人。

  如果說看到法斯特才跑那會不會太慢了?有的人呢,在檢查前就會跑了。

  ───

  「……葉,你真的不選擇離開嗎?這只是開始而已吧……。」麻倉葉王那傢伙倒底想做什麼?「葉,我不懂。為什麼要回來?」

  「………。」

  「葉……。」安娜很難過很難過,他無數要求葉離開,可是葉沒有給他答覆。他在等什麼?他又再期待什麼?

  為什麼要回來這個城市?

  為什麼要回來見他們?

  「葉,你無法忘了他們吧?你還是無法拋下他們,選擇我嗎?」安娜的聲音很平淡,卻讓人想哭。

  「不是的,安娜。」葉搖搖頭,他想讓安娜和葉王一樣,走出孤獨,回到人群。她可以快樂,葉不希望她難過,陷在那個無意義的回憶裡。

  只是安娜比起葉王,實在太黑暗太沉重了…

  他們倆個在一起並不能改變什麼。只會讓他跟著陷下去…

  「葉……你不用管我了。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我不需要你了。」金眸冷的嚇人,她隔絕了一切。

  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