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好葉ˇ戀貓*章四

  【章四】

  「葉王,你的臉笑的好欠揍啊。」轟隆轟隆反坐著椅子,將了靠在葉王的桌片,由下往上的角度看著笑的很惡心的葉王。

  「葉還是以前那個葉。」對著轟隆一個燦爛的笑,葉王丟下一句沒頭沒尾的話,稿的轟隆滿頭問號。

  「怎麼?你跟他有什麼特別發展嗎?」

  特別發展?嘖嘖,怎麼稿的像是在交往的小女生?

  「不是!」他意味深長的瞇起了眼。麻倉葉依然是他當年崇拜的耀眼對象!這種心情就像死而復活般的興奮、期待。

  給了葉王一記白眼,轟隆決定不再問下去,他把話題轉開。「是說法斯特問你什麼時後去做家庭訪問(?)。」

  「這個輔導老師該去的不去,把事情丟給學生後拍拍屁股走人,法斯特這筆債我是記下來了。」想到法斯特隨便的將麻煩丟給他,他就感到頭疼。

  雖然法斯特說的沒錯啦,他去了也只會嚇到人,他身旁隨身攜帶的白骨更不用說了,這種人當上校醫已經是奇績,這學期又成了輔導老師更是活見鬼了。葉王很多時後都不能理解學校的政策。

  「是說是要去誰家啊?」

  想了想,葉王道出勉強記下的名字。「安娜,恐山安娜。」

  「咦耶?」

  「怎麼了嗎?」轟隆轟隆忽然擺出錯鄂的臉,讓葉王愣了半晌。難道這麼巧是轟隆轟隆認識的人?

  他挑眉。「你認識?不會是你曾經搭訕的女同學吧?」

  轟隆無言,他反問著葉王。「你……你不知道她是誰嗎?」

  誰?葉王他哪知道誰誰誰,他很少記住不起眼的人。

  見葉王困惑的模樣不像是裝出來的,轟隆只好為自己的好朋友嘆了口氣,無耐的說出恐山安娜是誰。

  這傢伙的腦袋難不成只裝葉和貓葉嗎?他無言的想。

  「記得葉回來時身旁的女孩吧?」

  葉王點點頭,他討厭那個女生,冰冷的金眸和他對到眼時,他總是在那雙眼裡察覺到敵意。

  「她就是恐山安娜。」

  ────

  為什麼是她?

  葉王看著天空,心中千百的困惑。

  學校幾千幾百位學生,為什麼偏偏是她?而自己完全忘記葉曾經親膩的喊著安娜的名字,他早在那個時後就該發現了!

  手上的地址是法斯特給的資料上抄下來的,他正站在這戶人家的門口,那是一間小公寓,四周被一堆榕樹蓋的只有少數陽光透進,使得這個地方即時是白天也顯的暗沉。

  硬著頭皮,他按鈴,順便探察敵情吧!葉王想。

  「葉,你回來───是你?」大門開啟的瞬間是一位笑的燦爛的女孩,可是當女孩一發現不對時,臉上的表情瞬間降到最低點,笑容轉為平常的冷酷。

  變的真快。

  不過,葉王可是有備而來的。「妳好,我是輔導老師的助手──葉王。希望我們能聊的愉快……噢!不用怕,我沒有惡意的。這也是出自於上頭的命令,懂嗎?就當作填寫問卷那樣回答我一些問題吧。」

  葉王擠出最燦爛的笑容,雖然他現在一點也不想笑。

  皺著眉,安娜的態度表示出她的不喜歡。「我不需要被輔導。」

  「根據老師給我的資料上寫著,妳曾經受到很大的打擊,甚至一段時間的封閉,對人際方面是全然的不信任,而永遠黏著如同親哥哥的麻倉葉?」

  「那又如何?我有葉,其它我都不在乎。。」口氣裡有著葉是她的的意味。

  占有欲強烈的字句,語氣裡向著葉王下戰帖,但是文字裡透露出莫名的淒涼。

  「你走吧。像你們這種虛情假意的人看了真的很礙眼。」

  「也不要再來找葉了。」

  「他是我的。」

  「他只剩下我,而我也只剩下他了!」

  「不要把他搶走。」

  葉王的笑臉收了起來,他看著安娜彷彿看的很久以前,未遇見貓葉的自己。因為貓葉,所以他踏出了他築起的小世界。

  「不要太自私了。」他說。

  「麻倉葉,只適合在陽光下。」

  「自私的是你,不懂身為陽光的累。而且,是你將葉推到我的面前──夜的面前。」她反勃,眼框裡凝聚起透明的液體,在它未落下時,她奮怒的將門關上。

  葉適合笑。

  葉不適合哀傷。

  是她困住葉的快樂,是她阻止葉和朋友見面。

  可是,她只有葉了…只有葉了。

  「安娜,妳在裡面嗎?」是葉的聲音。

  她一驚,將門打開,光線透了進來,她最喜歡的人站在門口,淚水終於忍不住湧出,她一把抱住葉,大哭了起來。

  沒關係吧?沒關係吧?

  請陪我,陪著我到永遠。「不要離開我。」她道。

  「嗯,我不會離開妳。」回答的永遠是讓她安心堅固的承諾。

  ────

  ──自私的是你,不懂身為陽光的累。

  笑的人不一定快樂,就像風不一定輕柔。  (麻糬友言)

  葉王把葉約了出來,就在昨天的橋上。

  「聽說你今天來看了安娜,哈哈,她超怕陌生人,所以態度會很激烈,你不要太難過。」葉一派輕鬆的道,還安慰起葉王。

  見葉王沒說話,葉只好尷尬的抓抓頭。

  「她就跟之前的你一樣,不會跟人相處而已……很怕寂寞。」

  之前的我?

  「麻倉葉,你是誰?」

  葉張大琥珀色的眼,不懂。

  「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覺得你是貓葉了…告訴我,貓葉和你是什麼關係?為什麼你會知道牠?萬太說過你沒養過任何動物。」

  他不喜歡探人隱私,可是,他心裡的疑問快把他給炸開來,最後安娜說的『是你將葉推到我面前。』是什麼意思?

  車禍過後,麻倉葉似乎不一樣了。

  葉笑了笑。「那不重要,貓葉是我的恩人。就這樣而已。」

  「你答應我不離開我的。」

  「那是貓葉答應你,雖然是誤會,但貓葉確實走了。而你…也不寂寞了不是嗎?」你已經不須要我的陪伴了。葉笑道,那樣陽光的笑。

  將痛苦隱藏起來,用笑容支持著朋友、喜歡的人。

  「那我不要什麼朋友,我只要你啊。」像個離不開母親的孩子般,葉王渴求著,他激動的抱住葉。「如果是我將你推給安娜…那我會再搶回來!」

  葉是誰,貓葉是誰。

  矇矓之中葉王好像抓住了什麼。

  順著心情,他霸道的宣示。


  **

  很想快快完結  (炸飛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