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紅昌.兔子殺手*章二

  【章二】

  「咦?這不是昌浩嗎?」

  昌浩站在花店前,忽然被人一叫,他回過頭正巧看見從餐廳出來的晴明。晴明身旁還跟著騰蛇和另外一個護衛。

  記憶中…那個人是叫六合吧?

  昌浩的眸子在騰蛇身旁的男子盯了一會,然後禮貌的向晴明問聲好。「安倍爺爺早安,騰蛇先生、六合先生,你們好。」

  昌浩的口袋裡是一本筆記本,裡面記滿了晴明每一天的行程,好讓他每幾天都能讓他們『巧遇』。

  「對了,昌浩啊,昨天紅…騰蛇跟你出去是發生了什麼事了?」一把拉過昌浩站到離騰蛇遠幾步的位置,晴明壓低身子,小聲的和昌浩交談。

  昌浩聽完晴明的話一愣,腦袋閃過昨天那輕快短暫的吻,臉燒紅了起來。「咳咳…沒事,不就只是出去走走而已嘛。」他有點心虛,早說過說謊不是他的拿手的。

  昌浩啊,你真沒用!不過就是一個吻罷了,也只不過剛好是初吻、剛好對像是個男人、也剛好是目標的保標……。

  想到這裡,昌浩忽然無力的垂下肩膀。真是糟糕啊…他昌浩的人生。

  「真的嗎?昨天騰蛇回來時,我就擔心的問他,可是他回答的話讓我更擔心了………」

  「呃……騰蛇先生回答什麼?」

  小聲的,晴明貼到昌浩的耳朵旁。「他說了四個字…」

  我吻了他。

  「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」由於昌浩的表情太過於微妙,作者無法用文字形容,我們只好請讀者們發揮想像力了(喂

  琥珀色的眸狠狠瞪像他和晴明身後的騰蛇,後者給予他不解的眼神,最後露出擔心的目光,昌浩知道他擔心的是安倍爺爺。

  『怎麼?晴明不相信我們很友好嗎?』他用眼神向昌浩詢問。

  昌浩立刻賞了他一記白眼。問題不是這裡!

  傻笑著,昌浩發現自己不知道能該說什麼,這件事情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…他只能一臉愧疚的看著晴明然後眼神又轉盯著柏油路……

  「我知道了。」晴明見昌浩默默不語,那一臉尷尬樣讓晴明嚴肅的沉下臉。昌浩被晴明忽然的氣勢吃了一驚,從老人身上他可以感受到壓迫感。

  好偉大的一個人。昌浩想。

  「我會叫騰蛇負責的。」

  如果是年輕的安倍爺爺,那一定會更難下手吧……耶?

  「…安倍爺爺,請問是負責什麼?」他有點不安。

  「昌浩,你放心吧!爺爺我會叫騰蛇娶你的。」雙手搭在昌浩的肩膀上,晴明一臉認真的模樣,可是口裡說出來的話卻讓昌浩嘴角抽笑著。

  「我想安倍爺爺你誤會了什麼了……」他用力的撐住快昏倒的身體,事情走位的讓他來不及反應。

  「昌浩,你什麼都不用說,我都知道。」感動的落下一滴晶瑩的淚水,晴明把昌浩的反應當作圍護騰蛇。

  可憐的孩子,被吃抹乾淨(耶?)後還處處擔心著對方的工作和人生……

  他早該看出來了啊!昌浩對騰蛇的感情,不然怎麼可能每天都剛好的『巧遇』呢?之前某某言情小說不就寫女主角為了天天見到男主角,每天鎖定男主角出現的位置,好來個巧遇不是嗎?

  啊…他這個老糊塗,早該發現了才對,昌浩怎麼可能會為了他這個老頭子天天巧遇呢?

  「不,我想你真的誤會了什麼。」昌浩一臉肯定。

  「今天你就和騰蛇在一起吧,我不會打擾你們的。爺爺有六合一個就行了。」晴明亮出潔白的牙,往後讓出一步,將昌浩推向騰蛇的面前。

  「那個…爺爺,我───」

  「騰蛇,你和昌浩去約會吧。」

  什麼約會,不對吧?!慢著,我說慢著啊!

  「嗯。」

  笨蛋!你嗯什麼啊───老闆放你假,我老闆可是沒放假啊─────!

  無聲的吶喊就在晴明半推下和六合的目送下與騰蛇默默的走遠了。

 

 

 

 


  看來離任務達成的時間只能延長了…昌浩嘆了一口長氣,拿出筆記本在今天的日期上打了一個『叉』的記號,然後又收回背包裡。

  往旁邊抬頭一看,發現騰蛇正看著自己。

  昌浩這才仔細的打量起騰蛇,騰蛇有著一頭紅的似火的頭髮,雖然眼睛看人的目光常給人銳利恐怖的感覺,可是昌浩卻覺得今天那雙眼異常的溫柔,像夕陽般的顏色,非常漂亮。

  「騰蛇先生的眼睛真漂亮。」發自內心的讚美讓紅蓮驚訝的瞪大眼。

  昌浩笑了起來。「那什麼臉啊?不相信我的眼光嗎?」

  「晴明跟你說了什麼?我們不夠友好嗎?」騰蛇終於開口說話了,昌浩一聽立刻沉下臉,剛剛的輕鬆氣氛化為烏友,變的沉寂。

  又是安倍爺爺。他小聲不滿的碎念著,「是太過友好了。」

  「什麼?」騰蛇一臉不解。

  「反正就順其自然吧,既然你老闆要你好好的玩那就好好的玩吧。」而且我扣薪你沒扣薪啊。昌浩算是已經死心了,反正和騰蛇打好關係也不是什麼壞事,就現在看來,騰蛇似乎沒有一開始的敵意了。

  騰蛇,就就好好的顧著你的晴明老闆吧。

  他嘴角露出一抹笑。

  他不知道,這抹笑正是牽動騰蛇的開始。

  「謝謝。」騰蛇忽然說。

  「什麼?」換昌浩一臉不解,他回過頭看著比自己高出好幾顆頭的騰蛇,有時後他希望騰蛇能夠為了他蹲低一點。

  「眼睛。」加快腳步的走過昌浩身旁,像是害羞。

  看著害羞的騰蛇,驚奇的快跑追上,昌浩笑的更是燦爛。

  真糟糕。

  剛剛那個心動的感覺是什麼?

「不客氣。」昌浩說,有種和騰蛇有共同秘密的感覺。

 


  「什麼?目標以為你和他的保標有關係?而且還想湊合你們──!?」室友誇張的反應讓昌浩下意識的摀住室友的嘴,噓了老半天終於讓激動的室友震定下來。

  「事情開始怪了,我覺得得想新的對策才行。」慢慢的放開室友的嘴,昌浩抱著枕頭說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室友點點頭表示認同,「不過這樣更不會讓人起疑吧,藉著要和保標見面的藉口每天接近目標………」

  捶手。昌浩一臉恍然。「沒錯,這樣也可以…」

  ……沒關係吧?他總覺得有點良心不安。

  心頭浮出的,是早上男人害羞的模樣。

  噗嗤一笑,昌浩稿不懂自己笑的理由是因為男人還是任務快成功的喜悅。

  當晚他做了一個夢。

 

 

  「昌浩。」

  當男人第一次這樣叫他的名字時,他的表情一定很難看,因為和男人愈友好他就愈覺得不安。

  『你不適合當殺手。』主上的聲音迴蕩著。

  他一再的告訴自己,他適合,因為成為殺手已經是他的唯一……從主上領養他的一刻起,他願意成為主上的傀儡,雖然主上一再強調不希望他成為殺手。

  當眸子睜開看見天花板時,昌浩是鬆口氣的。「是夢啊。」喃喃自語著,不知道在害怕什麼或是在期待什麼。

  期待男人叫他的名字,同時也害怕男人叫他的名字嗎?

  真是笑話…身為殺手的他還會懂害怕和期待這情緒。

  他自嘲著自己,然後出門了。

  ───

  冷酷和熱情中間
  快樂和痛苦中間


  我痛恨昌浩和紅蓮的個性都好難表達(毆)
  寫這篇文我真是自掘墳墓(巴)

  我抓不到人物的個性啦(掩面淚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