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通靈*搶婚 十一 【END】

  ┤章十一├

  「我是…自願在這裡的……」

  麻倉葉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傳入每個人的耳中,安娜等人錯鄂的僵住。

  「所以你們回去吧。」葉想從葉王懷裡起身,卻發現手被抓的死緊,回頭一看,正巧對上葉王深皺眉頭的表情。他微張開嘴,可是──

  手用力甩掉葉王緊抓的手,葉的雙眸變回無神,裙擺飄著,他跑回了馬爾科身旁,「求求你…別來打擾我們。」哀求的神情看著葉王。

  求求你,別用他的臉、用這樣的表情看我。葉王的表情不比他差。

  葉王和安娜離開了,沒有多說什麼的,連同梅登一起帶走。

 

  為什麼幫我?我沒有求你…
  妳想見到馬爾科先生…
  你不怕我直接佔用你的身體?
  我相信梅登小姐是好人。

 

  「我才不是好人。」

  所以,誰都好,快阻止她別傷害這孩子。

 

 

  就某種方面來說馬爾科的瘋狂是沒人理解的,為了所愛的人回來,他可以不顧自己抱的人是男是女。(此抱非上床(淚) 黑:妳多嘴了!!  ((巴鼠)))

  為自己的妻子戴上一件又一件貴重的飾品,葉…不,也許該說是梅登,她對於馬爾科的好心情更加深自己對麻倉葉的愧疚。
  可是非常不想離開這個男子,但是她知道自己非離開不可,她不能那麼自私,雖然她很希望自己可以自私下去,不過麻倉葉的善良讓她無法這樣做。

  只能只能…

  「梅登,小梅的事我非常對不起。」馬爾科看來會錯意了。

  梅登嘴角牽起微笑,轉過身輕輕抱住馬爾科,口裡喃喃的,逼自己快樂的心情反而讓她更加悲傷,淚也忍不住的一滴又一滴的落下。「對不起…對不起…」

  放你一人,放下小梅,自己先走了。

  「為什麼對不起?妳回來了。」捧住梅登的臉龐,馬爾科不介意自己摸的是誰,他只要知道自己摸的是他最愛的女人他的妻子這點就足夠了。

  「真是感人,不過…你們似乎忘了一件事。」

  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,馬爾科對來者相當厭煩,他沒有理會來者,只是默默的將最後一條首飾掛在妻子的脖子上。

  被這樣無視葉王感到生氣,冷哼幾聲,他向前搭住葉的肩,至少他不承任梅登的存在,所以他認為那是葉,那就是麻倉葉。

  而麻倉葉,是他的妻子,打從第一天見面就從馬爾科手中搶來的妻子。

  到手的東西,他的職業道德(?)告訴他是不可能歸還或著無條件讓人。

  「你又來做什麼?」馬爾科的口氣理所當然的很差,「你似乎也忘了一件事。」

  「我怎麼會忘記?就像我要求你記得我是小偷一樣的道理,警、察、先、生。」像馬爾科扮個鬼臉,葉王挑釁的吐舌頭。「但是你得認清一件事,我是辦事效率都很好的小偷,到現在沒被抓過,想要得到手的東西也從未失手過。」

  「如你所言。」馬爾科無耐的灘手,他不否認葉王的話。他終於回過身看像葉王,而梅登則是一直面對著化妝台的大鏡子直視著葉王。

  「你這次來是想偷什麼呢?」

  「警察先生你也許會錯意了,我沒有要偷。我只是想要搶回我的東西。」葉王人畜無害的笑容亮的刺眼,他的眼神和梅登對上了。

  「你的東西?梅登…不是你的。麻倉葉也不是。」馬爾科提醒,提醒葉王他的多管閒事。

  「是的,我之前是這樣想過…」葉王笑了笑,他慢慢的走向前,站到了梅登身旁,和馬爾科成了一左一右的護法。

  他將雙手搭在梅登的肩上,魔性般的聲響迴繞著。

  「麻倉葉…你該不會忘了你的立場?你沒資格命令我,你知道你是我搶來的妻子,我的收藏品、我的私有物───!」

  所以,任何人都不許帶走你,你也不許走。

  你惹怒我了,麻倉葉。

  這是恐嚇,這是威脅!麻倉葉在心裡吶喊,梅登則是被弄的一愣一愣的,在還沒反應過來,手臂被人強力一拉,拉入葉王的懷裡。

  馬爾科大吼:「葉王,放開梅登!」

  「你見鬼的梅登,他是麻倉葉───!」

  真是夠帥氣的回答,遠方聽著耳機咬著仙貝的安娜忍不住的讚嘆,旁邊梅登和馬爾科的女兒──同樣名為梅登的少女只能苦笑著。

  不過,他們確實見鬼了,至少在麻倉葉體內的靈魂不是活的。

  麻倉葉不知道是什麼時後恢復意識的,只知道他正在重新經歷一場很熟悉的事件。馬爾科從懷裡掏出槍,不知道是太信任自己技術好,也不管人質(?)還在葉王手中,竟然一連開了三槍。

  葉覺得暈頭轉向的,葉王的好身手都躲過了子彈,帥氣的一笑,酒紅的長髮在空中轉出漂亮的圓弧。

  好身手是好身手。不過插在這兩個不要命的人中間,還真是讓人想直接撿槍先自殺省的接受這些精神洗禮。

  『麻倉葉,拜託你…叫那個人別傷害馬爾科。』

  「小偷不傷人的…他只打人。」葉王朝葉一笑,葉雖然很想問葉王為什麼會冒出這一段話,莫非他聽到梅登和他的對話?

  不過,葉更想吐嘈他。「傷人和打人還不是都一樣──!」他吼。

  葉王沒有去理葉的吐嘈,只是用著空閒的手從懷裡拿出三顆圓球,在馬爾科還沒開槍之前,先將圓球甩出去。

  爆炸聲傳來不過並不是傷人的火藥,而是濃煙的出現蓋住了所有景像。

  也許是憑著過人的警覺力,葉王還能衝到馬爾科身旁給予一拳倒也了不起,打完這一拳後他就瀟灑的以公主抱法將葉抱起,並從正門走出。

  「哈哈哈───」

  他大笑。

  葉不知道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,剛剛在瞬間,他用餘光看見了一名銀白長髮的少女站在馬爾科身旁,溫柔的笑容像聖女,手摸著馬爾科的臉。

  或許,這是最好的結局。她這麼道。

  她想回來的心,以及馬爾科希望她回來心,讓原本馬爾科的心瘋狂了,這樣瘋狂的馬爾科與她,都不是好結局。

  『 放心,我一直,在你身旁。 』

 

 


  「不是請你們回去了嗎…?」葉有點虛弱的問。

  「嗯,我回去了。」只不過又出來了。葉王喝著咖啡,看著對面的『美少女』,噸時心裡開心的開滿許多花似的。

  這樣惡種麻倉葉反倒讓他心情好很多。

  「為什麼還是來了…?」

  「你那個時後叫我回去,原本和安娜去救你的好意全被你踩了,當時是很生氣,但比起生氣更是痛…痛在哪我不知道,反正所有事都很煩,我不知道該不該救你,還是該直接放下你跟馬爾科生活……」

  如果去救你,又是以什麼身份,什麼理由?

  「然後,我想通了──!」對此,葉王感到十分得意。

  「哦?」臉有點熱,葉的視線盯著手上的拿鐵。

  「理由不就該死的簡單嗎?你是我搶來的妻子,可以說是我的所有物,我奪回我的東西有什麼錯?反倒是你命令我回去倒是無視我這個主人啊?」

  什麼主人啊!就算是妻子互相的狀況也不是主人吧!?

  葉現在是以很無言很無言的表情看著葉王。

 


  啊啊,是啊,一切就是那麼簡單。

  「葉王你……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一定非常不懂的表達感情吧。」

  「啊?」


  ──

  「好簡單的結尾,明明是如此荒謬驚天動地費盡我的心思的過程…在結局竟然變的完全無意義……」安娜有些不滿,啃著仙貝,自己出場的次數只是帥場面,想到這點舉起的拳頭狠狠的打著葉好不容易修補好的奶茶鼠頭像。

  「安娜…別這樣說嘛,至少是HAPPY END啊。」梅登笑瞇瞇的倚著安娜,手摸上了安娜的手,她的笑容滿是幸福。

  「我們一起再出國到處亂跑好不好?反正你哥哥…已經有人相當霸道的占住了不是嗎?」梅登嘻嘻笑著。

  「他莫名其妙的推論才是讓我傻眼的地方。」想到這點安娜忍不住翻白眼,表示無奈。啊…更重要的事她哥竟然不反勃,還說有人養也不錯。

  ──

  「輸了。」坐在黑色轎車的少年瞪著金眸看著咖啡店的兩個人影,相當不甘心的道。

  「先生你的車要停多久啊?你這樣阻礙交通啊───」

  視線忽然被檔住,金眸往上一抬看見的是一位藍髮少年,少年皺著一張臉和他說話,手上大包小包的火鍋料,看來是今晚要慶祝些什麼。

  「先生,你聽見了沒啊?你倒底知不知道你停住的地方是馬路中間啊啊?很危險的知不知道!」

  是啊,他當然知道,不過很多人早就看見他這台車上面特有的道家標紀便也默默的繞道,可沒像眼前的人這樣指著他大吼大叫。

  不爽不爽不爽。

  「少爺…?」瑞瑟格看著他,有點害怕的看著自家少年一直變的表情。

  「開車。」

  然後,如同冤家的倆人又是另一段戀情了。

  END

  ──*

  萬歲完結了((黑:太慢了吧(吼

  每次在打完的時後老是覺得自己不適合想劇情,我太善變了(笑
  然後又沒有好習慣例如把想的劇情做好一個流程…

  但最後反倒變成生不出半個字 囧

  啊,我得先說。絕對沒有轟隆和道蓮的故事出現。絕對!
  ((我只是很喜歡這對,不讓他們孤單而已(羞))

  然後我每次葉王的角色(長篇)都是那種感情沒表現很明顯出來,在結局時用力給他塞個理由是他愛葉的(皮:妳還敢說

  所以就這樣讓他不知道不明白的愛下去吧(什麼

  至於倆個梅登嘛(遠目)
  一個是老媽一個是女兒,在寫時我不段N次後悔為什麼我不找另一個角色來當馬爾科的女人!!梅登梅登梅登下去我差點連自己打出來的是誰都快稿不清楚了(踹巴


  接著,我也不想廢話下去了(羞)
  讓大家看了一篇莫名其妙的文,希望這個結局能讓人接受:D(汗

  最後,請別太期待戀貓(黑:妳這算是作者該說的嗎!(踢

  (鞠躬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