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通靈*搶婚 十

  ┤章十├

  葉失蹤,葉王第一個想到的是馬爾科。

  早就探聽好馬爾科白天很早就出門上班的消息後,葉王也就光明正大的向馬爾科家門敲門。

  踏步聲從門的另一頭傳來,葉王警戒著,看來馬爾科家出呼意料的有人。掛上職業笑容,腦袋已經閃過好幾個套話的字句。

  『喀──』門打開了。

  笑到一半的笑容忽然僵了下來,紳士般的氣質在一瞬間消失,出來的人是麻倉葉,可是感覺不是麻倉葉。

  『麻倉葉』穿著一身黑洋裝,冷傲的看著葉王,眉頭微微皺起,相當懷疑眼前的人表情怎會出現如此快速的反差?簡直比翻書還要快。

  雙手交插著看著對方,葉在心理百般的失望不是馬爾科回來。

  不過…還有的是時間的。想到馬爾科晚上回來看見他時會是怎樣的驚訝和歡喜,葉的嘴角便也幸福的勾起,心情也就好了起來。

  「先生,請問找誰?」輕快的語氣彷彿戀愛中的少女,甜美的音調讓人不厭倦。

  葉王回神了。「我是馬爾科先生的朋友,路過這裡想說打聲招呼…請問你是?」

  「梅登,我是馬爾科的妻子。」微笑。

  ────

  這是怎麼一回事?

  離開馬爾家後,葉王的表情非常的差,吃了炸藥般的恐怖,就連轟隆看到也下意識的退了好幾步,和其它室友站在角落,不敢靠近葉王。

  葉王的表情一直在變,疑惑、不解、猜測、豁然,然後又是不解。各種表情不停更換著,痛苦的抱頭,他想不出有什麼原因會使葉變成那樣。

  他怎麼看那個出來應門的都是麻倉葉,不過那語氣、性格、態度都和麻倉葉截然不同,外型是,可是殼裡呢?殼裡那個人是麻倉葉嗎?

  如果不是,麻倉葉去哪了?梅登…

  好耳熟的名字。

  葉王停噸了,抬起頭看著牆上的時鐘,以及月歷上特別用紅色簽字筆圈起來的日期,他還記得那是安娜要離開的日期,他怕忘記所以拿紅筆圈了起來。

  當時安娜旁邊坐了誰?他記得,那是安娜的朋友,安娜曾經跟他介紹…

  『她叫梅登,我女朋友。』

  拿起手機毫不猶豫的播出,對方是他懼怕的女人,也是他曾經深愛過的女人,第一次初戀的人…曾經?他什麼時後認為這是一個曾經的了?

  『喂?』

  「梅登倒底是誰?」開門見山的問了,葉王的氣勢不比安娜低。電話的另一頭沉默,她的沉默像快炸開的火山。

  『這不是你該管的事。』

  「我從以前一直想問妳…馬爾科為什麼要拿走你們什麼來著的劍?那我不管!我比教想知道的是,劍呢?劍其實不存在,對吧?」葉王挫挫逼人的語氣讓安娜恐懼了,電話另一頭的她青著一著臉咬著下唇。

  『你也有這樣跟我說話的一天…看來我哥給你的影響遠遠超過我。』

  「是妳太多事沒跟我說了…」葉王嘆氣了,他收回剛剛的語氣,現在變的溫和一些。安娜說的沒錯,麻倉葉給他的影響確實很大。

  不過是從什麼時後開始的事?

  『布都御魂之劍…葉,他本身就是了。那把劍一直跟著他…』

  什麼?

  『那把劍可以召喚死靈…啊,車來了,總之,我會和梅登去馬爾科,你想知道一切的話那就來找我們吧,我這次會好好的揍馬爾科幾拳。』安娜急忙的說完,便掛掉了電話,反而留下更多的謎團給葉王猜。

  對著電話罵著,葉王也不再浪費時間,拿了件外套就準備出門,打開門看見了轟隆轟隆等人,隨口命令幾句。「做好晚餐。」

  「啊?」轟隆愣了。

  巧克力愛情慌忙的指著自己,有點不敢相信。「我…我們不用去幫忙嗎?」

  葉王微笑,用著惡魔般的笑容吐出一段話。「你們去只是讓作者增加無謂的字數罷了。」

  「…………」打擊。

 

 

  重新來到馬爾科家門口,發現馬爾科回到家了,一台計程車停在外面,估計是安娜和梅登坐的車。

  微開的門透著風吹進,裡頭忽大忽小的爭吵聲讓葉王加快了腳步走近,在到門口時,葉王停了下來,隱藏氣息的站在門外。

  「梅兒妳回來了…!太好了,這樣我們一家就團園了。」接近瘋狂的歡喜,馬爾科的聲音帶著無限的喜悅,他給了女兒一個緊緊的擁抱,另一隻手則是將葉也拉進懷裡。

  三個人抱在一起像是真正家人般的溫馨。

  「父親大人…媽媽她…已經死了。」麻木空洞的任由父親抱著,梅登抽泣著,紅色的眸子流下豆大的淚水。

  「梅兒,妳在說什麼?妳看,妳媽媽她回來了啊。」

  放開你的手!葉王真想這樣衝進去揍馬爾科一拳,順便這樣喊著。

  可是他知道時機還不到,而且安娜呢?怎麼沒有見到安娜?

  「媽…?」轉頭看著安娜的哥哥-麻倉葉的臉,梅登實在不敢說那是他的母親,如果她也承認,那這世界真的瘋狂了,她必須保有理智,眼前這個人是麻倉葉不是她的母親,和她同名的母親。

  「梅兒…」憐愛的看著自己的女兒,伸出手摸著女兒的臉,淚水也跟著湧出。

  她摸到她的孩子了,她摸到她剛生出來自己就先死的孩子了!

  「不準碰她,麻倉葉,誰準你碰她了?」冷淡的聲音讓氣氛降下,馬爾科一家三口往門口看去,安娜站在葉王後面,滿臉的不高興寫在臉上。

  手往葉王的背後用力一推,將葉王推進屋內,之後自己再走進去。

  『站在門外幹麻?直接殺進去不是比教快?』

  梅登的母親看了安娜和葉王許久,淡道。「麻倉葉不在。」

  「很簡單,妳走了他自然就在了。」安娜這句威嚇性的話一說出,馬爾科就警戒的站了出來,護著他的『妻子』。

  「父親大人。」梅登搖搖頭,手抓住了她的『母親』的手,溫暖的氣息讓梅登的母親下了警戒。

  梅登的笑容像天使,燦爛的讓人打從心底跟著笑了起來。

  他牽著她的母親的手,慢慢的移到自己的…呃,胸部上。

  充滿歉意和陶氣的吐吐舌。「葉哥哥,抱歉喔。」

  梅登的母親愣了,琥珀的眸子恢復光茫,臉迅速紅起但馬上變的蒼白,抽回手,葉連退了好幾十步,腦袋僵硬的轉向身旁強大的殺氣───安娜。

  「麻倉葉,這筆帳我們晚點算。」

  真是太了解自己的哥哥了,安娜這女人……太厲害了。葉王讚歎。

  「她呢…梅登呢?」馬爾科恍惚的喃喃自語著,腳步往麻倉葉走去,當要抓住葉時,葉被往後抽離,讓馬爾科撲了空。

  手被用力往後拉,跌入的是強而有力的懷抱,葉王向保護所有物般的抱著葉,不讓馬爾科靠近一步。

  「好了,馬爾科,你那虛幻可笑的夢,是該結束了!之前有梅登替你求情,可這次…我不會再手下留情對付你了。」

  安娜魄力的站在馬爾科面前,抬高著下額,高傲的看著馬爾科,冷淡對凡事不在意的態度像在譏笑著馬爾科的愚蠢。

  「等一下!」

  開口的聲音,來自葉王的懷裡。

  **

  我該怎麼感謝大家 (跪)
  謝謝妳們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