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通靈*搶婚 九

  ┤章九├

  今天晚上月亮被雲朵遮蓋住,只微微露出金黃的一角,在這種晚上,宵小正活躍著。他熟練的潛入道家,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小把戲,道家的看守跟本及不上國家警衛。

  而他這位小偷今晚也是來偷東西的,偷回他的『老婆』。

  因為早上以警衛的身份打聽過道家新客人所住的房間(反正警衛那麼多,也不會有人在意是否多一個),所以他也不必一間一間慢慢找,可他忘記了,他這次要找的不是『物品』,而是會動會跳會跑的『活人』。

  原本打算從正門進入,用著號稱人蓄無害的笑容打招呼,可當他一開門,發現裡面除了兩個人外就沒有任何人了。

  裡面兩個人一聽見開門聲,往門口看去,竟然看見他們怎樣想也想不到的人物──葉王。

  「咦。」不會吧,他該不會找錯房間了?可是…

  葉王退後門外,重新看了一下門口,確定好這是客房,然後他在看進去,最後恍然大悟的點點頭。

  原來這裡是主人和家僕偷情的場所……

  「葉王!你不要給我亂想!!」道蓮順手拿起台燈砸過去,而後者被紮實的砸中,這點讓道蓮也很驚訝。「你幹麻不躲啊?」

  「你要我躲啊?」得來的是葉王的反問。

  …也不是這麼說啊…

  「好了,快把麻倉葉交出來,你們把他藏去哪了?」葉王將台燈丟回道蓮的腳邊,說出了來這裡的目地。

  「你來遲了,他才剛走。」道蓮口氣相當差,當他一報出消習,再度回神,發現前面哪來的人?葉王早就跑不見了。

  嘖。心裡冷嘖一聲,看的出道蓮相當不高興,但又似乎可以了解安娜為什麼放心的把葉交給葉王,他想,這世界也只有葉王能夠完整的保護好葉吧?

  雖然不干心,但這是事實,他沒辦法保護好麻倉葉,安娜早就知道,而他也只不過是麻倉葉的好友,除此之外,什麼也不是,不能保護,只能協助。

  「蓮少爺…」

  ────

  道蓮,對不起…我還是要回去找他們。

  默默的回頭看身後的大宅子,接著葉頭也不回的走了,可是他走沒幾步卻停了下來,疑惑的東看西看。

  慢著,葉王家的公寓怎麼走啊?

  這真是一個大問題。

  好吧,不知道路的時後就要問人!葉忽然想起葉王家附近的書局-通靈書局,這點是一個線索。

  想完,葉跑到附近的商街,也許是晚上的關係,大街上沒什麼人,當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人剛好從便利店走出,葉想也沒想的衝上去。

  「不好意思,請問你知道一個書…局……」慢慢的抬頭,在看清對方長相時,葉傻了,連對方也都愣住了,看來連對方都認為路上巧遇這種事不適合他們,可惜,他們還是撞見了。

  「麻倉葉?」

  馬、馬馬馬爾科!!!

  想也知道,葉被架離開了,因為馬爾科說:外面很冷,先來我家過夜吧。

  雖然不想,可是當一把槍指住你的腦袋,你不想也得想。坐上那台高級驕車,葉開始覺得後悔,他真不應該跑出來的。

  「你還在想之前的婚禮?」馬爾科看出他的異狀,微笑問,此刻的他竟然像普通父親詢問孩子上學情況?和善的嚇人,諾不是葉早上知道馬爾科的目地,那他大概也就和當初那樣被騙去婚禮。

  「是啊,一個『看起來和善』的大叔忽然纏上來說:你有沒有看到我女兒?好心的我幫忙跟著找,沒想到一個不注意竟然被下迷藥,然後醒來的時後已經在婚禮的化妝室裡了,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!」葉說話帶點酸味,可他滿臉微笑,學著馬爾科戴上假面具。

  「呵呵,我是真的在找女兒。」

  是喔?

  「我女兒三年前出了車禍,我想要用布都御魂之劍的力量再見一次女兒。」

  慢著。「可是,布都御魂之劍不是被安娜帶出國外了嗎?你還『請』我去你們家幹麻?」

  「我早就知道布都御魂之劍在你身上了,雖然之前真的有被安娜騙到就是了。」馬爾科微笑說道,可是他這話一說出口,葉的臉色不免全黑了。

  他正在很危險的地方,這是無庸至疑的。

  基本上除了以上對話外,他們也沒有在多說些什麼了。就連布都御魂之劍的事半句話都沒題,這讓葉實在稿不清楚馬爾科到底要幹麻。

  「為什麼不問我布都御魂之劍在哪?」

  「因為我不急,況且我不喜歡逼人。」馬爾科回答他,出忽意料的友好讓他反應不過來,甚至開始猶豫是否該相信馬爾科。

  到馬爾科的家後,他首先領他進一間房間,那是女性的房間。那是一個黑白對比的色彩,床頭有一張照片,那是馬爾科和一位銀髮的女孩,兩人笑的相當燦爛。

  「抱歉啊,你就先住我女兒的房間吧。」馬爾科打開女兒的衣櫥,從裡面拿出一套洋裝。「我女兒的衣服你也可以拿去穿……」得來的是枕頭攻擊。

  葉下意識的拿枕頭砸去,頭上冒出一條青筋。「謝謝,不用了!」葉一臉嚴肅的看著馬爾科,這樣亂猜他已經受夠了!

  「馬爾科先生,你到底要我做什麼?」

  馬爾科臉上的笑容有著不知道是欣喜還是悲傷的感情,總之,這讓葉看的莫名的難過。馬爾科淡道,「我女兒也曾經拿枕頭砸我呢。麻倉葉…你可以假扮我女兒陪我幾天嗎?」

  如果馬爾科是一個變態的話,那他麻倉葉一定是神經病了,因為他竟然答應馬爾科,為什麼?就因為馬爾科的臉上的哀傷。葉忽然恨自己為什麼有一顆無法距絕他人的好心腸。

  身著著黑白色洋裝,葉再次可恨為什麼剛好合身?他好歹也是一位男孩子,骨架什麼的都比一般女生大吧?

  好吧,他只不過比就瘦小一些而已。

  這個時後是早上,他走到客廰,發現沒有半個人,在桌上看到一張『父親』留的紙條後,才知道馬爾科是去工作了。

  「每個人都這樣,放人質到處跑,還真吃定我不會逃跑是吧?」他也可以選擇逃跑,不是他不毀約,是不想毀約罷了。

  不過…葉王啊……。

  忽然,琥珀色的眸子轉為無神,憂愁的臉浮出一抹不屬於葉的笑容,穿著禮服的他在客廳轉了幾圈,樣子頗滿意的點點頭。

  「終於能再見到你了,馬爾科。」

  ────

  『你把葉弄丟了?』電話另一頭是可怕的問句,口氣裡帶著怒意,明明隔了很遠,卻還是能夠輕易察覺對方的殺氣,彷彿下秒就能輕易殺過來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除了這麼說,還能說什麼?

  『你死定了。』

  抖。葉王明白他真的死定了,如果真的沒把麻倉葉給找回來。「那個…安娜,你覺得葉會去哪?」

  『…老家嗎?如果再沒有,我想是在馬爾科那裡,那隻老狐狸……。』講到馬爾科,安娜也多罵一句,咬牙切齒的瞪著電話,除了恨馬爾科,葉王也是該死的欠打。『被我知道是誰壞了我的計劃,我回日本一定賞他一個巴掌!』

  電話掛了。

  「………」葉王默默的看著電話。心想安娜口裡說的那個人應該不是他吧?

  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臉頰,麻麻的。

 


  「安娜,對不起…。」銀色長髮的女孩坐在床邊,一臉愧疚的看著安娜奮怒的掛上電話。

  「不關妳的事…是那個老狐狸太奸詐,想必又是欺負葉善良好騙那點吧。」安娜看著梅登一臉愧疚,她也不忍心看著這樣的梅登,輕鬆的幾句話就把馬爾科變成世紀大壞蛋,而哥哥麻倉葉變成超級大笨蛋。

  「是父親太愛母親了…。」

  愛人何錯之有?只是方法錯誤罷了。

  安娜沉默了,她和梅登的愛也有很大的困擾、難題等著她們…強迫分離的滋味不是沒嘗過。她們了解相愛不能相見的痛苦,只是她們遇上的不是生死離別。要說馬爾科錯,可千錯萬錯就錯在那個愛字。

  「回日本吧,把妳父親敲醒!」

  ───


  **

  我可以把這篇故事性質轉為科幻嗎?(被打死)
  (而且這篇故事正無限增長  囧)
  完結篇在哪裡~~我看不到你  OTZ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