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黑白配,章之拾

────

經過那天後,梅登和道蓮整整五天沒有交談,梅登認為是自己讓道蓮生氣了,於是她在道蓮家這五天,很努力的做著未婚妻的角色。

「梅登。」

「道蓮,有什麼事嗎?」為了這一刻,她反覆的鏡子前練習了許多次,最後她終於成功的擺出她認為完美的笑靨。

她笑起來很好看,這是無可否認的,但道蓮面對她的笑容,總是相當討厭。虛偽…就是指這種人吧?不過這也不能怪她…

「笑不出來也別笑了。」道蓮冷道。

「什麼意思?」梅登故裝不懂,她紅色的眸子眨呀眨的,擺出一臉無辜。她不懂,自己的笑容是哪裡有問題?她明明練了很多次,為什麼道蓮總是不滿意?

這樣不行的…如果再被退婚,爸爸和媽媽會很生氣的。

道蓮騷了騷頭,他其實也很煩腦,不想看到梅登的假笑,於是他故意躲梅登,可沒想到這一躲,竟然讓梅登更怪了,看不下去的道蓮終於跑來和梅登交談。
 
拜託…別再這麼消沉了…這句話想說又說不出口,道蓮怕他又讓梅登做無謂的努力。

「……算了。」無奈的冷道,道蓮這才說出找梅登的重點。「可以幫我去麻倉家一趟嗎?」

「麻…麻倉家?」聽到熟悉的兩個字,梅登錯鄂的看著道蓮,這五天梅登沒有出門過,最主要是因為她躲著安娜也躲著葉王。

「嗯,幫我去和麻倉葉拿個東西。」道蓮的表情沒有變過,好像這是件很平常的事,好像他並不知道麻倉家對於梅登是什麼樣的地方。

「為…為什麼要我去呢?」梅登勉強笑著問。如果可以,她並不想去麻倉家,那裡只會讓她想起對葉王的愛戀。

道蓮看著她,眉頭微微挑起,疑惑道。「妳不能幫我嗎?」

「不…不是的。」梅登連忙搖頭,她心裡明白,這是讓道蓮對她的印象轉好的機會。她猶豫了一會,最後點點頭笑了。「這點小事我很樂意幫忙。」

反正…是要去找葉…不是葉王…就保持平常心去吧。

「那就先謝謝了,妳和葉那傢伙說『東西』他就知道是什麼了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────

『喂?葉,嗯…沒錯,我叫她過去了,用很爛的理由。呵…謝什麼謝?叫她別再打來我家鬧我就很高興了。』

『這次機會請好好保住,不然下次我不知道要用什麼當理由了。』

『…啊,對了,有件事情必須麻煩一下…什麼?我管安娜那傢伙同不同意……你要聽她的還是我的?……我打你喔。』

終於讓對方答應後,道蓮切掉電話,心裡不爽電話另一頭的傢伙有了老婆不要朋友,竟然如此不害羞的和他說:安娜是我老婆,我當然是聽她的啊。

算了、算了,反正他最後也是答應了,算他還有良心。

道蓮往上看牆上的鐘,算算時間,梅登應該到麻倉家了吧?

葉王,你以為把麻煩丟給我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嗎?多虧你送我這份大禮,害我這五天過的生不如死,我家那隻醋罈子你似乎是沒見過是吧…?

「哼呵呵呵呵……該死的。」書房裡傳出陣陣的詭異笑聲,不過下秒他的腰卻痛了起來,剛剛站著和梅登說話似乎已經到了極限了…

────

「安娜,妳都聽到了吧?」依舊掛著笑容,葉側身看向身旁的女孩,女孩臉上有微微的紅暈。而葉手上的電話已經沒有任何聲音,看來對方已經掛電話了。

「目前我還是你的未婚妻,什麼時後變老婆了?」

「嘻嘻,妳害羞啦?」試探性的隨口一問。

被說中的安娜臉變的更紅,她怒的不知道該怎麼反駁,張開的嘴不知該罵什麼,反到讓葉有機可趁,葉一個向前傾的動作便吻下來不及反應的安娜。

「葉少…呃!」玉緒決非故意打擾,她是來報告梅登已經到了,但沒想到裡面這一對夫妻檔要親密也不關門,就這樣的讓玉緒看到令她臉紅心跳的畫面…

對一個小女孩來說,接吻戲也是很刺激的。

玉緒迅速的別過身,臉紅的和安娜不相上下。察覺旁邊多一個人,安娜嚇的將葉推開,被推開的葉一臉微笑,他用舌尖在嘴角旁舔了一圈,一附意猶未盡的表情。

「……麻倉葉,我要宰了你!」摀著唇,由其是看見葉吻完一臉未滿足的臉…

「可是梅登在客廳,不去迎接她沒關係嗎?」葉問,他笑的燦爛,他打從一開始就打算拿梅登當檔箭盤…看吧,安娜果然停手了。

安娜高舉著左手,在聽見妹妹的名字時,她揮下的動作立刻停下。未婚夫的笑臉此刻是如此的欠打,但這也是葉太了解自己,她收起手。「晚點你就死定了。」

「好。」微笑的答應,葉的心情好的不得了,他和安娜從房間裡離開,由玉緒帶路走在最前面。

「請、請跟我來。」幾乎是不敢直視葉和安娜,玉緒紅著臉走在最前面為他們帶路。

 

梅登坐在熟悉的客廰內,傻愣的看著沒變的空間,懷念似的摸著桌子、地板,紅色的眸子在客廰內打轉,以前待在麻倉家的回憶一直湧出。

「梅登。」

「姊…姊姊?」梅登明白會遇見姊姊,也明白姊姊一定會罵她傻,並問她問什麼,並竟最關心她的就是姊姊了。

可是不想讓姊姊擔心,但是好想跟姊姊見面。在這種矛盾下,使她不敢做任何動作。呆愣著一張臉,眼裡凝聚的淚就快要流下,滿臉的不懂、無解全寫著臉上。

安娜看的很心疼,她調整情緒的深呼吸,「妳…最近過的好嗎?」

「道蓮對我很好,謝謝姊姊關心。」收起快流出的淚,梅登微笑。她已經不是一個孩子了,是道家未婚妻…道蓮的妻子,她不可以哭,不可以道家丟臉……

「妳是來拿『東西』的吧?我帶妳去找麻倉葉王吧。」連名代姓的直稱那個人的名字,完全不想想那是她未來的『哥哥』。安娜還是和以前一樣,對不喜歡的人總是不客氣。

雖然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,但是梅登還是乖乖的點頭,由安娜帶路。

以前常常跑到葉王房間附近,為的是偷看他一眼。以前總是希望他能看她多看一眼,能給她一個笑容,能歡迎她向她道聲『早安』…。

以前總是希望多看葉王一眼,可是她現在怎麼變得害怕了?

愈接近那扇門,梅登的恐懼又多加一分,其實她覺得她沒資格見葉王,因為她是被退貨的……

『刷──』紙門被安娜打開,連聲禮貌上的問好都沒有,如此令人措手不及,也讓裡面的人跟外面的人剎時間反應不過來……

裡面有兩個人抱在一起。

裡面有兩個男人抱在一起。

裡面……

「………你們……?原來如此。」梅登有如豁然開朗的笑了,燦爛的刺眼,燦爛的…恐怖,這時的梅登竟然有安娜的影子,一向個性南北極相反的姊妹竟然重疊了,可惜是重疊到安娜的個性…

「等等、梅登…妳不要誤會!」葉王慌張推開壓在身上的少年,退了好幾步,尷尬的看著安娜和梅登。

一旁的少年因為猛然被推開,後腦杓撞到了書櫃。「好痛!」

「是個藍髮少年呢。」安娜冷笑。

「唔,是個帥哥呢。」梅登打量著藍髮少年著,藍髮少年有著一頭刺蝟頭,頭上還綁了布條,看起來大概是走運動那一線…會那麼猜,是因為擺放在旁邊的滑板。

「喂,妳就是梅登?」藍髮少年一臉不悅,他嘴角微微勾起,更是大膽的往葉王撲過去,也不顧葉王是多麼滿臉不願意。

「是,我是梅登。」梅登點點頭,她看到葉王眼裡的難處,忽然,梅登心裡有點小生氣…

不,她不能生氣,她不能有妒忌的心態…因為她不是麻倉葉王的誰。

「我很生氣。」藍髮少年道。

梅登聽到這話時,差點回吼了回去:是我生氣吧!

「妳也很生氣嗎?」少年眨眨眼,笑了。

梅登不語,她咽了口口水,深怕臉上的表情透露一切,她刻意將視線別開。「我沒有,我為什麼要生氣,現在,我的未婚夫是道……」

「住口!」不料,少年卻大聲怒吼打斷梅登的話,惹來梅登的錯愕。下秒,少年勾住葉王的手,藍色的眸瞪著葉王。

你敢推開就死定了。

葉王無言,不敢動作,因為這少年是道蓮的…

「梅登,誰教妳搶了我的男人!害我現在和他見個面就要在意一堆東西,報章媒體都在報他有了未婚妻……雖然說啦,他跟我說了幾次只做有名無實的夫妻,可我不甘心…他是我的!不許任何人跟我搶。」藍眸看著梅登,手更是攀住葉王的脖子,親膩的好像和葉王是一對愛侶。

「妳搶了我的男人,所以現在我也要搶妳的男人!走著瞧吧,就看誰先受不了!」

什麼?

by 奶茶

  **

  奶茶:唷唷唷唷唷,轟隆君終於登場了(被打)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