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牌面孩童 章三



  「是的,梅花死了。」黑桃沒什麼表情,重覆了方塊的話,回頭看看眼前的少女梅華,梅華對她微笑。

  「國王殿下,再過不久就換妳了。灰桃哥哥會前來取走你的性命,取代你!」微笑的面下,梅華講出來的話讓人懼怕,他們的陰謀已很明顯。

  事情變的很快,方塊跟本無法消化,她順從預言的走出她和祖母的家,順從預言,殺了村長,順從原本就決定好的未來而前進著,這就是她的一生…她是如此堅信著。

  而梅花…預言說她會是最後的存活著,用著梅花的能力,讓已消滅的世界重新恢復光芒,那個時後就是新的世界。

 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不是嗎?

  梅花死了,誰來重創世界?梅花死了,這場戲要如何進行?

  本該毀滅世界的牌面孩童,缺了其中之一,或者之後會缺更多人。

  這世界,這未來到底該向著哪裡?

  「國王殿下,今天看在妳的面上,就放過妳們吧!順代一題,愛心不會回來了,我想她正和梅花團聚。」梅花說完,她的身影換化成一片片的葉片,隨風飄去。

  「走了。」一樣是沒什麼表情,黑桃只是看著方塊。

  「走?走去哪?只有兩個牌面孩童!還能做些什麼?」方塊有些接近絕望。以前曾經出現在腦海裡的『未來』已經不是未來了。

  「害怕嗎?」黑桃喃喃的說,深黑的眸子讓人感覺到無止境的黑暗,方塊忽然感到一顫,噸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。

  那不是殺氣,但也絕對不是和善的氣息。

  「我有著初代黑桃的人格…孩子,妳害怕吧。第一次不知道未來是如何,沒了預知的能力,習慣順從未來前進的妳,害怕了吧?」

  被黑桃的氣勢壓的快喘不過氣,一向少出門的方塊,頭一次遇上這麼可怕的人,要說怕未來,她其實更怕的是現在眼前這個人。

  唇角勾起一抹笑,黑桃很難得的笑了,只不過那笑容意味著什麼?方塊覺得不舒服。

  「回去吧,我會把所有事情…我們牌面孩童的存在、目地,以及他們又是誰,還有我們這一代牌面孩童的過去。」黑桃說著,她身上散發著屬於王者的氣息。

  「是…是的,吾王。」才一下子,方塊身上冒著冷汗,無法說不,身上的流著血似乎正發燙、歡呼著。

  ───王,吾王黑桃,國王殿下啊,方塊終於回歸您的身旁,再次為您效勞。

  黑桃,牌面的王,牌面的主。

  自古以來,無法更改的命運齒輪正慢慢滑動著。


  ───

  「殿下,歡迎回來。」

  黑桃對來者點點頭,那是一位身穿禮服的女性,至肩的粉紅色短直髮,右眼下則有顆愛心標記,她微笑著。

  紅心!

  「妳沒受什麼傷吧?那幫人呢?」黑桃問,那幫人是指攻擊紅心的那群人。

  「謝殿下關心,因梅花中途出來搭救,紅心因此得救,所幸沒什麼大傷。」紅心的笑容很甜,隨後她的目光注意到黑桃身後的方塊,此時方塊樣子顯些狼狽。「這位是方塊?」

  「方塊就交給妳了,現代梅花是?」黑桃點頭,眼神往方塊看了一眼,然後又繼續問。

  「是叫霜梅。」紅心說道,她的手指向不遠的房門。「她在會客室內等待殿下。」

  「知道了。」說完,黑桃離開兩人的身旁,往那房間走去。

  方塊傻在原地,有點稿不清楚現在的情型,從兩人的談話來看,梅花似乎沒死,而且還救了紅心。

  那梅華怎說梅花死了?

  「吶,妳有名字嗎?」紅心對方塊眨眨眼,小聲的問。

  不大了解紅心的意思,方塊楞楞的看著她。「名字?妳是說,除了牌面孩童原本的名字外,其它的名字?」

  紅心微笑的點點頭,接著她東看西看,確定好四周真的沒什麼人後,她小聲的道,「名字很重要,千萬別忘了。」

  什麼?

  「好了,我先帶妳的去換衣服吧!等會黑桃會總結所有事,話說妳一定還稿不清楚狀況吧?」紅心恢復原本的音量,她的聲音很好聽,像鈴噹一樣清晰明亮。她牽住方塊的手,開始帶著她在諾大的城堡深處走去。

  只住著四個人的城堡很空,不少東西結上蜘蛛網,還有一些奇怪的生物在城堡內跑著,一間看似華麗高級的城堡,此刻卻很像荒廢幾百年的鬼屋。

  「我說…紅心,梅花沒死嗎?」跟著紅心的右斜方,方塊有點跟不上紅心的速度,虧紅心還是穿著高根鞋,這樣還能走的快,方塊感到佩服。

  「嗯?梅花?她死了啊。現在這個是新的梅花!也許妳不知道吧,在我們牌面孩童死了以後,會再度出現新的孩童取代死去的牌面。」

  「那、那麼,這個世界還是有可能走向原本的『未來』囉?」方塊有點感到高興,只要梅花活著,那麼新的世界,以定的未來,還是有可能回來的吧?

  「不。」單單一個字就將方塊的笑容打散,愛心停下腳步,原本前一秒還充滿微笑和氣的紅心在瞬間變的面無表情,她臉微轉,雙眸看著方塊僵笑的臉。

  忽然,她的臉上擠出一絲笑。「方塊,如果我說,牌面孩童這一切都是騙局,妳信嗎?妳夢見的未來並不是未來,而梅花也不可能向預言中的那樣用花之力讓世界重新開始,綻放新的希望。」

  「那麼…那麼,從以前到現在,我……我究竟是為了什麼在努力?我究竟是在相信什麼東西……?」

  「方塊,冷靜點!殿下待會會說的,殿下說的,才是我們牌面真正使命。」紅心的雙手搭在方塊肩上輕搖晃著,她的眉頭皺著,也是一臉難過。

  她也是啊,從以前就有人在她腦裡不段告訴她是牌面孩童,她必須毀了她的國家,殺了父皇,殺了母后!

  為什麼?為什麼要這麼做,她其實愛著她的國家,她的父親,她的母親!為什麼要她親手毀了一切?

  ──因為妳是牌面孩童,即將毀滅世界的牌面孩童──紅心。

  『不!!你是誰?為什麼指使我?為什麼要這麼做───!?』

  豆大的淚珠從紅心臉上落下,一楞,紅心這才發現自己失神了,連忙尷尬的擦掉臉上的淚水,重新綻放笑容:

  「啊哈哈,妳瞧我怎麼了,真是失態…哈哈,我們快走吧!得在晚餐以前回去才行。」別過臉,用手抹了抹鼻頭,這次她沒有握著方塊的手。

  紅心的過去方塊曾經夢過。她主動的牽起紅心放掉的手,這份哀傷別人不懂沒關係,她願意去懂,願意去了解每個牌面孩童的黑暗。

  「J,我的祖母都這麼叫我。J不是牌面孩童,是人類、是妳的朋友。」

  ────

  「霜梅?」

  「是的,殿下。」說話的女孩領首,看著她的國王殿下,許久,她笑了。「和前任梅花說的一樣,殿下是個讓人摸不透的人呢!」

  「梅花她也不差。」黑桃關上身後的門,舉步走到坐椅旁坐下。她為自己倒杯茶,「我可以信任妳嗎?」

  「殿下,請相信霜梅。」

  「我是妳的主,妳的王。」

  「是的,殿下。」

  「那我問妳,梅花她……真、的、死、了、嗎?」黑眸閃著異樣的光芒,讓人看了不寒而慄,輕淡的口氣、樣子,可是卻散著濃厚的殺意,斷句的文字,帶點了恐嚇意味。

  「是的,殿下。」霜梅微笑,她的手摸向眼下的梅花標記。「這標記是貨真價實的。」

  黑桃無語,只是看著霜梅眼下的梅花花紋。

  梅花、霜梅、梅華。

  三個梅花代表人同時出現同一個時代,這並不是正常,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而這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卻已經發生在她的面前。

  想必,又是一個陰謀。

  ─────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