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通靈*搶婚 五

  **

  看著他們,葉王笑了。

  他們看著葉王,爾後哭了。

  不敢相信剛剛還氣勢逼人的討債人竟然飛也似的衝了出去,還不忘將打壞的門重新裝好。而且他們的動作相當熟練,好像已經做過千百次了。

  「葉王,你不只在做小偷吧?」葉認真的問道。這年頭有討債的怕一位只會偷東西的小偷?

  然後,葉想了想後,又問道,「其實你不是小偷,是人人都怕的強盜對吧!?」

  「你想太多了。」給了葉一個白眼,順手的用手往葉的額頭上彈去。「我最好是做強盜啦,說我怪盜還差不多。」

  摸著被彈的額頭,葉用著狐疑的眼光看著葉王,小聲的嘟嚷起來。「比我講的詞還俗……」

  「我聽到了喔。」

  「噗!……」轟隆轟隆聽著兩人的對話,噗的一聲笑了出來,但在接到葉王的瞪眼後,他馬上閉緊了嘴。隨後他立刻將話題轉移,「葉王大哥,你回來的真準時啊。再差幾秒,我們可能就被打死要不就摔死了。」

  「我等等還要出去,只是剛好路過而已。」撇過頭,葉王似乎不想直視轟隆和葉,樣子有點像是在害羞?他回過身,打算再以窗戶跳出的方式離去。

  「小偷是不是有個喜歡跳窗的怪癖啊?」葉拉了拉轟隆的衣袖,小聲的發問。後者聳聳肩,回答:

  「也許吧。」

 

 

  葉王其實一整個上午都待在公寓附近,他能及時出現救葉他們,並非巧合。只是他覺得自己不像轟隆轟隆那麼好相處,他怕葉被他嚇走。

  畢竟,他答應那個女人過,要好好照顧麻倉葉,不準麻倉葉有一絲傷害,更不準麻倉葉有一丁點的受苦。

  在跳下窗口,葉王看見了本該逃跑的米奇站在一旁。他對著米奇道,「顧好他們,有事打給我。」

  「又要去工作?」米奇問,他雙手交叉著。

  「不,是約會。」開心的瞇起了眼,葉王又補了一句話。「是那位金髮美女呢。」

  面具下的米奇皺起了眉,他大約可以猜到葉王和那女人要談的事,目光往葉王剛跳下的窗口看去。道:「請她別太狠心,一切都有辦法解決的。」

  「我知道,我會想辦法留住她的。」就在米奇這麼一說後,原本笑瞇的臉,眉頭卻皺了起來,笑容也轉為苦笑。


  ──

  與那男人約定的時間以到,可自己卻還是站在約定地點的遠處,遲遲不肯前進,戴著墨鏡,身上換成一套男裝,雖然身為女性的她比真正的男生矮一些,但還是沒有礙到她的變裝,這可要多謝她天生的冷酷氣質。

  「安,約定的時間到了吧?」站在她身旁是一位身穿黑白洋裝的女孩,兩人站在一起,任何人都會認為他們是一對戀人。

  梅登眨了眨她的紅眸,她的手伸向安娜,緊緊將安娜的手握緊,在接收到安娜微愣的目光,梅登回答她的是微笑和支持。「放心,我會陪在妳身邊的。」

  安娜對她微笑,微笑的弧度並沒有很大,這樣的笑容,在任何人眼裡都覺得迷人,連梅登也小小的對她心動了。

  「走吧。」冷聲道,帶著梅登,走進了約定的咖啡店。

  第十四號桌坐著一位酒紅長髮的男性,他無聊的拿湯匙繳著面前的咖啡,憂鬱的臉像是在想些什麼,在看到一男一女出現在自己面前,他一眼就認出那位男孩正是安娜,他葉王的恩人,同時也是他葉王的初戀。

  「不好意思,我晚到了。」安娜依然是那附冰冷的表情,她和女孩坐在葉王對面,一坐在位置上,她就直接切入自己最在意的事。

  「他…葉…我哥哥他還好嗎?」

  葉王點點頭,「你哥哥很好,目前很有精神在我那裡。」

  聽到葉王的回答,安娜明顯的鬆了一口氣。「那麼,我終於可以安心的離開日本了……」

  「妳想丟下他離開日本?」葉王一說,安娜則是愣了,一臉錯鄂的看著葉王,也許她並沒有料到葉王會多問,以前葉王總是默默的聽從她的要求……

  「不乾你的事。」冷淡的回應,這是安娜的風格,她不喜歡讓葉王牽扯太多,這也是為了要保護葉,有些事情,不知道或許還能逃過一劫。

  葉王繳著咖啡,他笑了,苦笑。「也是,妳只是我的委託人罷了。」

  他的視線看像梅登,又看見兩人緊握的手,心裡也大半明白了不少,安娜曾經對他說,她有比親人還要珍惜的人,或許就是眼前這位女孩吧?

  這場戀,他始終是站在線外,永遠踏不進去她們的世界。

  「我會替妳保護好麻倉葉,就算賠了我這命也在所不惜。」起身,紳士般的像兩人敬禮。

  「謝謝…。」葉,再見了,我將守著家傳直到永遠,絕不讓馬爾科奪去!金眸閃著堅定,更是捉緊了梅登的手,而梅登也回握著,她們倆相視一笑。

  ───

  回家的時後又是半夜一、兩點,其實很早就和安娜散會了,只是他又在外面晃了很久才回家,因為家裡的燈一直都是開著,而他並不想面對葉。

  因為看到葉,就老是對於他感到愧疚。

  如果他知道他唯一的親人已經永遠離他而去,熟悉的家已沒人等候…那種失落感,他葉王曾經有過。

  ──不能對麻倉葉有一絲傷害。

  打開家門,電視還是閃著,唯一不同的是,坐在沙發的人是醒著,他正側目看向葉王。

  葉先是打了個呵欠後發問,「你回來啦?」

  「怎麼還沒睡?」葉王回問,他替葉關掉了電視。

  「安娜…你知道安娜目前的情況嗎?」在葉王經過自己的身旁,葉抓住了葉王的衣角,抬頭問。

  說到安娜,葉王看了看牆上的時間,這個時間安娜或許在飛機上離開日本了吧?

  「不知道。」搖搖頭,葉王將葉的下巴抬起,打量起葉的臉,說實在,葉和安娜一丁點都不像,髮色不同、眸色不同,唯一像的好像也只有那臉型,真難想像兩人竟然會是兄妹。

  他帶的威脅性聲音道,「我說過,我偷來的東西就是我的了。所以,不要再有想回家的理由,為了偷你回來,可花了我不少時間與力氣。」

  對於葉王的理論葉感到不高興,但他沒有回話,琥珀色的眸子不畏懼的看著葉王。

  反正,當壞掉的國寶級石膏恢復原狀時,他會想辦法偷偷離開的。葉想,當然他這段話是不可能告訴葉王,而逃跑的計畫也是慢慢的擬定中……

  他會離開,然後帶著妹妹離開這裡、遠離葉王,也遠離那個奇怪的大叔。

  安娜,我相信妳會沒事的,所以請等我。

  **

  話說最近幾天都超過九點到家  囧TZ

  教室怖製,您終於快結束了!(哭)

  班導大人,我不是製作小組的組長,為何老是叫我的名字啊啊!?

  那東西我啥也不知道嘎嘎嘎嘎(撞牆)

  去問組長、去問組長啦  囧!!  (話說組長哪位啊?(汗

  (黑:當初根本沒選好不好(踹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