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黑白配,章之捌


「梅登,妳終於醒了。」

梅登半瞇著眼,看不清楚說話的是誰,日光燈讓她覺得刺眼,模糊的視線只看到對方的輪廓。

「是…葉王嗎?」

「…嗯。」將手覆蓋在梅登的眼上,故意不讓她看見自己。

「葉哥哥…你別騙我了。」梅登的淚從葉的手掌縫隙流了出來,聲音帶著哽咽。她不是傻子,她聽的出兩人聲音的差別。

況且,她怎麼可能忘的了葉王的聲音?

「梅登…」

「好了,我想再睡一會…謝謝你,葉哥哥。」嘴邊浮出淡淡的笑容,可和臉上的淚水完全不搭。

為什麼一直對葉王有著期待?梅登自問著,可是這個問題卻沒有答案,被手掌覆蓋住的眼闔上,睡意馬上襲來。

「妳睡吧。」葉無奈的搖搖頭,這件事他沒辦法去插手,這是…哥哥決定的事。

將手移開,葉起身準備離開這充滿藥水味的病房,他還得和門口的安娜會合一起回家才行,因為這間病房有著安娜不想看到的人。

「…葉哥哥,如果可以的話…不要把手移開好嗎?」不要丟下我一個人。最後的話梅登沒有說出口。

姊姊找到自己的幸福後,將會漸漸離開她,而葉王和她的距離也拉遠了,感覺…只剩下她一個人。

手掌再次覆在眼上,梅登安心的笑了。「謝謝你,葉哥哥。」

葉站在門旁,他的手並沒有重新放在梅登的眼上,那隻手是病房裡始終沉默的那一個人的。

葉王看著梅登的睡顏,不自覺的掛上一個微笑。但是那笑容像是決定了某件事情。

葉再次搖搖頭,轉身開門離開病房。

戀愛的人,哪一個不傻呢?

 

「安娜,妳應該對哥哥改觀了吧。沒有他,梅登不會那麼早送醫的。」葉掛著笑臉站到安娜旁邊,說到葉王,安娜的表情確實沒有以前臭了。

安娜背過葉,雖然她對葉王是增加一點點好感,但可沒說她原諒葉王了。「那是他應該做的,你以為是誰害我妹作息不良昏倒的?」

「呵呵,」給予幾聲傻笑,葉的眉頭忽然皺起,腦裡閃過葉王當時的微笑。「不過…我不了解,明明就在,為什麼葉王哥要我騙梅登說他不在呢?」

「自尊心做祟?」

是嗎……?那眼神…

 


────

隔日,梅登好很多了,一睜開眼便看見父親和母親站在床旁看著她,臉上的表情相當嚴肅,讓她不自覺的打了冷顫。

父親和母親從來沒給她和安娜好臉色過,從以前到現在她們都是掛著微笑來反抗那冰冷的感覺。

可現在,梅登卻笑不出來。

因為父親的一句話,也是許久未見他們父女倆的第一句話。

「梅登,妳新的未婚夫是道家的道蓮。」

新的未婚夫這五個字重重的打在梅登心上,紅色的眸子瞪大著,眼裡蘊藏的淚水不停的打轉,她的聲音顫抖著。「什麼?不是…不是說,不能退…」

不能退貨。啊…什麼時後連自己都稱自己為貨物了呢?

「是啊,可妳正好就是第一個被退貨的未婚妻啊…丟臉!」最後兩個字被父親強調。

「是他要求的嗎?」想到那個人,梅登的聲音平靜多了,可淚卻還是無聲的落下。

能退掉未婚妻,也只有他了。

「是,他把妳賣給道家了,以商場的利益為名。」冷笑幾聲,他不屑這個女兒,如果可以,他還希望沒這個破壞他名譽的女兒。所以他用言語不斷打擊她。

「我知道了…不會有第二次了,我會成為道家最完美的媳婦,不辱恐山家的名聲。」

如果你是我,你會想什麼?恨那個賣掉你的未婚夫嗎?

我可以告訴你。

我不恨。

因為商品沒有恨的權利。

 

────

「麻.倉.葉.王──!」

震天的怒吼聲讓所有人嚇的躲起來。

這是第幾次怒吼,安娜數不清。

以前的她沒有這麼失控過,破壞形象的大吼過,無助的哭泣過,而這些竟全部都在那個人的面前一次做出。

麻倉葉王,我恨你!我恨你!我恨你!

在心中念了多次,安娜發自內心的覺得自己錯了,錯的非常離譜。

她前幾天對麻倉葉王的改觀,如今成了最愚蠢的笑話,她怒,她吼,她叫,她哭。

「你怎麼可以把梅登賣了?她那麼的配合你,那麼容忍你…那麼的,愛你…可你拿什麼回報她?麻倉葉王,你這個爛人!無情無義,沒心沒肺!」

任憑安娜怎樣罵他,葉王都沉默不語。

葉變的不了解哥哥了,以前對方在想什麼,他們總是能夠猜到,並且相當合作,他們一起說謊過,一起做出驚人的美術作品過,甚至一起決定事情過。

只要他們倆兄弟合作,什麼事情都難不倒他們。

可他們的心愈來愈遠了。

「哥哥,是我的錯覺嗎?我總覺得…我們不再是兄弟了。」

「兄弟這線,怎麼可能說斷就斷?你錯覺。」葉王回答他。

可是,我不了解你在想什麼,還是,其實我是懂的?

 

───

老爺不在,一切事情由大少爺管理。

這是麻倉幹久和麻倉葉明出國前交代的。

現下…梅登要離開麻倉家,必須先向麻倉家最大的主人告別。

梅登和葉王面對面坐著,倆人面無表情,沉默的空間由梅登首先打破。

「麻倉先生,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?」

「…請。」麻倉先生這個敬語讓葉王不大習慣。

「為什麼把我賣給道家?我…做的不夠好嗎?」這是梅登最大的疑惑,她知道這是問這問題的最後機會,如果錯過今天,她說不定就不能再見到麻倉葉王了。

「相信我,道家少爺,絕對會對妳很好。」

這句話…父親以前也說過呢。梅登雙眼無神。

「反到妳,恐山家的未婚妻,可以愛上未婚夫吧?」這句話葉王不帶任何意思的問,可是在梅登耳裡自動轉換成:商品能不能做到最好?

「沒問題。」為了你,我能做到最好。

「……是嗎。」妳會愛上我,也是因為我是妳的未婚夫嗎?

雙方又沉默了,既然無話可說,那就離開吧。

「那…謝謝麻倉先生這些日子的照顧,梅登感激不盡。」

「路上小心。」

「是,謝謝。」梅登唇邊抹出淡淡的微笑,拿起一旁的行李離開了麻倉家,坐上了停在麻倉家門口的車子。

葉王,你知道嗎?其實我很開心,因為你最後至少對我說了一句『路上小心』。

 

────


「少爺,為什麼這麼做?」玉緒哭著,她哭的很厲害,一旁的葉王卻只能苦笑。

「妳不覺得這樣比較好嗎?」葉王回問玉緒。

「哪裡好了?梅登小姐…她一點也不願意啊!」淚一直流下,說出來的話口齒不清,但玉緒還是說著,哪怕說出來的話葉王聽不懂。

「可是,總比讓她在這痛苦好吧?她會愛上道蓮的,到時,就是她的幸福了。」闔上眼,這時葉王看起來相當疲憊。

「為什麼…這麼覺得呢?玉緒不懂啊!少爺。」

「因為我的無知,傷她太多。我沒資格愛她,所以我只能將她送出去,找一個可以給她幸福的人。」葉王說的悲哀。

「可是…可是…梅登小姐不愛道少爺呢?到時還是一樣痛苦啊!」傻,太傻了!玉緒搖頭。

「我問過她了,她會愛上道蓮的。而我相信…道蓮不會虧待她,因為道蓮答應我了…」微笑,因為計劃的完美;心痛,因為發現自己捨不得。

「為什麼?為什麼這麼做…少爺你,你倒不如親自對梅登好,不就好了嗎?」何必多此一舉、多繞一圈?就為了給對方不完全的幸福?

「…玉緒,妳會原諒不斷傷害妳的人嗎?讓妳受盡痛苦,而那個人卻忽然要對妳好,妳信嗎?」

玉緒懂了。

葉王知道自己之前做的太傷、太絕,過份到連自己都無法原諒,他才會出如此讓自己痛苦的決定。

「對我來說,雖然是痛苦一輩子。可對梅登來說,這是她最後一個痛,她很堅強的,只要埃過這個痛,她很快就能幸福的。」見玉緒沒有說話,葉王自顧自說著。

心事太多,無法再藏下去了。

「葉王少爺,您太溫柔了。」玉緒大哭著。

「不就知道原因了嗎?還哭什麼?我都沒哭了。」葉王對玉緒哭笑不得,要不是葉和安娜今天鬧脾氣沒有回家,不然安娜一定以為他葉王欺負玉緒這個小女孩呢。

吸起,吐氣,淚水不停的流,衛生紙用了數包去了,玉緒才回答葉王。

 

「我…我在幫你哭啊,少爺。」

眸子閃過哀意,葉王輕拍著玉緒的肩。「那,哭吧。但千萬別把今天的事說出去,我不希望她回頭找我。」

今夜,不知為何的特別冷啊。

  **

  By 奶茶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