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黑白配.章之陸

 

麻倉葉王,我恨你。

這句話讓葉王咬緊了牙根,他不能反駁,也沒資格。他故裝沒聽見,將mp3的音樂開到最大聲,閉上雙眼,樣子像是什麼都不干他的事。

閉上雙眼,是為了躲避那雙帶著淚珠的眸子。

閉上雙眼,是為了逃避自己的自私、對她的愧疚。

他從小就討厭有關企業的事情,可是他的未來必定走在企業這條路,他鄙視其它業者老是畢恭畢敬的樣子,那樣子帶著虛偽,讓他厭惡。

他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見到梅登父母的時後,那對夫妻和他父親說話的嘴臉、以及第一句話。

『那……這次的生意,就拜託麻倉先生為我們打理了。』

原來,只是工具……只是工具。

一切的源頭又是什麼?生意、金錢、權力,這些東西足以讓大人們將小孩的未來、自由給賣了。

──這種未婚夫妻的簽定,安娜和梅登又是願意的嗎?

這句話打醒了葉王,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,只是一味的拒絕梅登。打從一開始,都只有他在反對而已,其他人沒有怨言,又真的代表沒有反對之意?

──好安靜。

嘴角輕輕勾起,彷彿在嘲笑自己的愚蠢。「習慣這種東西……真是可怕。」

 

今天麻倉家毫無生氣簡直是一片死寂,所有人沉默。

從哪天開始?這個家變的如此沉默了?

是哪一道牆,阻擋了歡笑進來?

沒有了老是第一個微笑發言的梅登,這個家,變的和以前不一樣了。

習慣,妳從後頭緊追而來。習慣吼妳,罵妳,輕視妳。

當一切已成習慣,可是女孩停止了追逐,停止了微笑,停止了一切動作。

葉王將飯碗放在桌上,發出了敲桌子的聲音,聲音引起了另外三人的注意力。

梅登被聲音嚇到,順著方向往葉王看去,拿在手上的飯碗也跟著放了下來。「對不起……」

她覺得是自己的礙眼,才惹到葉王生氣。

輕輕拉開椅子,梅登轉身往房間走去,在走廊上還差點撞上了玉緒。

「梅登小姐?」玉緒對於梅登忽然離開感到錯愕,看著梅登走進房間。玉緒的目光轉移到葉王身上。

「我吃不下了。」葉王也怒了,他明明沒怎樣,為什麼大家要用那個眼神看他?難道把碗放在桌上也有錯?

推開椅子,葉王也往自己的房間走去。

客廳只剩下安娜和葉以及玉緒,不過玉緒很快就離去了,留下葉和安娜。

「哥……他心情似乎不好。」葉挾起了青菜放進嘴裡,再吃進一口飯。

安娜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氣葉王了,「我不想提到你哥……如果他的事蹟再增加的話,你可能要幫他準備草蓆了。」

「……」咬著筷子,葉許久才了解安娜的意思。

───準備收屍。

 

────

其實,未婚妻的事情在學校已經傳開了。

有人抱著羨慕以及祝福的態度,但也有人發出忌妒的吼聲。他們帶著竊笑,為梅登的舉動列為愚蠢二字。

梅登的多次舉動都引起他們的哄堂大笑,有人公然在班上羞辱梅登,但梅登不在意,她微笑。

接著,不死心的人開始做了一些更過份的事情。

但梅登微笑,她始終不語。

安娜不解,她憤怒,她受不了梅登被欺負的日子,梅登表面的不關心,她看的心裡更痛啊。

梅登了解自己的姊姊,她握住姊姊的手,希望藉此讓姊姊知道,她沒事。她的聲音很好聽,說出來的話語尤如歌唱般動人。

「如果我連這種小事都計較的話,我就不配當麻倉葉王的未婚妻了。」

這是諷刺句,諷刺那些不自量力的人。

我是麻倉葉王的未婚妻,恐山家的女孩,永遠都是最完美的───

她們堅強,她們一點也不脆弱。

擁有過人智慧,比誰還有冷靜的心。

我很堅強,我可以忍耐,因為我是恐山家的女孩。

最完美的妻子。

「這樣,根本不是妳啊。」

不懂姊姊的意思,「我是恐山家的女孩,這樣做錯了嗎?」

姊姊,為什麼妳哭了呢?

乖,不哭。梅登很堅強,所以姊姊也要堅強起來。

安娜抱住梅登,用力的,緊緊的。

「麻倉葉王,你高興了吧!我唯一的妹妹成了你最聽話的未婚妻啊!你要怎麼賠我?你說啊,還我妹妹來!把妹妹還給我!還給我啊……」

好奇怪,為什麼好像已經哭不出來了?

姊姊抱的我好痛,可是不想推開。

葉王,你的表情為什麼那麼悲傷呢?

難道我又做錯了什麼嗎……?

By 奶茶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