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的鼠窩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好葉*搶婚 二

  怎樣?本老鼠就是特地貼上來給各位傷眼的(眾巴

  ┤二├

  身為一個男人,穿著華麗的白色婚紗,身上沒有半毛錢的被人丟在路邊,此地人生地不熟的,雖然坐公車只有幾十塊,但也要先忍受四周人異樣的眼光。

  只好…先和這個人回去,再想辦法逃出來好了!葉心裡打定主意後,馬上變出一張笑臉。

  「那就只好先麻煩你一段時間了,順代一題,我不是你老婆。」後面一句是邊咬牙切齒說的。

  葉王家位於一間四個樓層的公寓,每一樓住的人都怪怪的,不是葉沒禮貌,可是就是真的怪怪的。

  例如,一樓是住一位黑色捲毛沒有前途的稿笑藝人,也許是因為沒有前途(?),所以才可以天天待在家不用工作吧。

  二樓住的是一位藍髮的陽光少年,是屬於衝動派的,和葉王似乎很熟?待人親切熱情,不過聽說在外的形象是不良少年……

  三樓住的是一位老是穿著四角褲跑的老爹,更讓人覺得可疑的是,他臉上還戴著奇怪的面具,整個人全身上下都寫了兩個字『變態』。

  不過說他變態不是沒有原因的,因為三樓的老爹最擅長的是爬窗,當有討債公司的人來,他就爬穿到葉王的家──四樓。

  為什麼刻意要跑到葉王家呢?劇他本人說詞,他只會往上爬不會往下爬。你能想像一位全身只穿一條四角內褲的老爹在窗外爬著嗎?

  最後終於到了四樓,其實葉覺得整棟屋子裡面葉王家最正常了,在剛剛看過前三樓,葉不怎麼想才怪。

  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裡面空間很小且很亂,地板到處都是積堆的物品,當葉一踏進去,手反射的抓住一旁的櫃子支撐自己。不過這一抓,竟然讓櫃子搖晃起來。

  事情發生的很快,一塊石膏就這樣的從上面落下,狠狠的砸在地板上面,石膏噸時碎了好幾塊。

  「什麼聲音?」葉王湊上前看。

  「呃、抱、抱歉,我不知道它在上面…」葉蹲下身將石塊聚集起來,並想試著將兩塊碎裂的石膏合起來看是什麼圖形,或許他可以買一個還給葉王?他頭略轉,大約可以看到葉王的身影。「這是很貴重的東西嗎?」

  葉王看著石膏,微微皺起眉,隨後又鬆開皺緊的眉頭。「不算貴重吧。」說完,他穿過葉的身旁,走進家裡面找了張椅子坐下,並打開了電視。

  「呼,那太好了,沒有很貴重就好。」葉不自覺的笑了起來,這是感到安心的笑,如果是很貴重的東西,那他是賠不了的吧?

  不過…這石膏的圖型真是眼熟啊…看就是不怎麼值錢。

  『前幾日被偷的『奶茶鼠頭像』至今還是下落不明,究竟是誰偷了這國寶級的物品?還請各位民眾……』電視的聲音沒有開很大,但足以讓葉聽的一清二楚。

  葉抬頭看著電視螢幕出示的照片,再看向了手上的碎石膏。

  「這不貴重才有鬼!」收回前言,這一棟大樓住的人沒有一位是正常的。

  「對我而言是沒有很貴重。」葉王用手撐著下巴看著葉,他說的沒錯,葉也無法反勃。

  葉低頭看著石膏,他似乎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。一愣,迅速抬頭與葉王的眼對上。「慢著,為什麼國寶級的東西在你家啊?」

  「我沒和你說我是做小偷的嗎?」葉王正色道。

  很難想像為什麼有人可以把這件事說的如此認真。看著葉王認真的表情,葉不經想哭。他到底是遇上什麼樣的人啊?

  葉王看著葉,嘴角勾起微笑,跨開腳步走到葉的面前,他用手抬起葉的下額。那琥珀色的眸子真漂亮。他心想。

  葉露出不解的神情,對於此種狀況感到詭異。他想拍掉葉王的手,可是他又不敢,那是對葉王莫明的恐懼感。

  「幹…幹麻?」

  「既然你摔破我的東西,理論上來說,就是要賠對不對?」葉王說話的口氣帶著詭譎,讓人覺得這傢伙一定又想做什麼事。

  葉可不想有弱點被葉王牽制住,他還得去找他的妹妹,他還計劃帶著妹妹離開神經大叔和葉王的視線內。他想回到之前正常的生活啊!

  鼓起勇氣,琥珀色的眸子不再有恐懼,他一手拍掉葉王抓住自己下巴的手。「什麼話啊?這東西似乎也不是你的。」

  對於態度忽然變調的葉,葉王感到稀奇,除了那個女人,還沒有人這樣和他說話,真不塊是一家人。

  「只要是我偷來的東西,就已經是屬於我的了。」葉王口氣相當狂妄,在葉耳裡聽來是歪理。

  看到葉滿臉寫著不滿,葉王卻覺得高興。應該說,他好久沒玩的這麼樂了。「如果你還是覺得那不是我的東西,大不了我把那堆碎石膏拿去還,順便把你招出去,破壞國寶級的藝術品,這罪行似乎不小。」

  瞪大雙眼,葉王不說,他倒是差點忘記了,低頭看著那一堆碎石膏,心裡閃過一個念頭。

  用強力膠黏的話,可以混過去吧?

  葉隨後不甘示弱的抬起頭,「偷竊國寶級的物品,你的罪行似乎也不小。」

  像是早就料到葉會這麼說,他滿臉笑容快速的回道。「那當然,我可是有名的小偷耶。順代一題,如果我把那塊石頭拿去還,和我住在一起的你,可是『共犯』啊!」

  …………這傢伙!葉無言以對。

  「所以你還是安份點吧。」葉王說完後自顧自的走進廁所轉角的房間,葉還是待在玄關,看著葉王走進房間,然後房間不斷發出物品摔落的聲音,在外頭的葉感到汗顏。

  像是經過一番打鬥,葉王再次從房間出來竟然是灰頭土臉的喘著氣。他將手上的衣服丟給葉。「快去把你身上的婚紗換掉吧。」

  「喔。」葉相當乖的應聲。

  其實葉王這個人還不錯的吧?他想。

 


  走出浴室,葉身上換了一件白色上衣和牛仔褲,手上抱著剛換下來的婚紗,他小步的來到葉王的房間。

  一地的藝術品和首飾,葉直覺那些東西都是葉王偷來的,他無奈的聳背,小心穿過那些藝術品後,終於看見那非常不起眼的單人床,一個人影正躺在上面熟睡著。

  葉湊上前,仔細研究起葉王。

  現在想想,他好像一點也不了解葉王。而葉王的忽然出現,讓他好不容易想好的逃婚計劃全都毀了…可他卻一點也不討厭。

  「啊,對了!安娜…」想到逃婚計劃,葉忽然想到安娜似乎還在神經大叔那邊。葉的臉色變青,腦中閃過事後被安娜用力甩他巴掌的想像。

  嗚,光想就好痛…下意識的摸住臉旁,葉開始緊張的在葉王房裡繞圈圈。

  「別繞了,我看的頭都暈了。」

  不知道什麼時後醒來的葉王抓住葉的手,他另一隻手則是撐住身體從床面上坐起。「放心,你妹沒事。」

  「咦!你怎麼知道?」嚇,難不成這個人會透心術…?葉一臉吃驚,他坐到床面上與葉王對視著。

  「因為她早逃了,而我原本要帶走的是她。」

  「你、你原本要綁架的是我妹妹!?」葉大驚,手筆直的指住葉王,最後整張臉皺起來,許久,終於將口裡的話說出口。

  「真是不知死活啊。」要是被綁的是安娜,葉王現在應該被安娜打趴在地了吧?

  …………

  「……噗哈哈哈。」葉王聽了葉的評論後先是沉默,下秒開始捧腹大笑,還不斷拍著床面,最後笑的連眼淚都流出來了。「你真不愧是她哥哥,真夠好的評論!」

  「啊?」不解葉王為什麼笑成這樣,葉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葉王狂笑。

  果然,這棟公寓沒一個正常人……

  「好了,拿來吧。」等葉王笑夠了以後,他伸出手放在葉的面前。

  葉看著他,又看著葉王的手。「什麼?」

  「你手上的禮服啦!」

  「喔,你拿這個要幹麻?」將禮服交給葉王,葉好奇的問。而葉王則是又露出一臉認真的對他說。

  「當然是拿去賣啊。」

  ………葉再次懷疑葉王,他拿這件正常衣服給他穿是不是就是因為要把禮服拿去賣?

  果然,葉王人一點也不好!他要收回前言,他要控訴葉王欺騙他!

  **

  還請各位多留言X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