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2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黑白配.章之參

  **

黑白配.章之三

 

 

從那件事後,梅登在學校大半天的時間,都坐在椅子上,兩手捧著那個小小的娃娃,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。

 

 

這點,倒是讓安娜挺不高興的。

 

 

「妳非得整天拿著那個東西嗎?看起來好蠢。」那種小東西,幹嘛這麼珍惜?她大可買更好的給她,也不願看她為那隻討人厭的冷血動物轉換自己的心情。

 

 

「不一樣,這是他送我的。」梅登將娃娃貼近胸口,閉著眼睛,想著他對她這麼一丁點的好。

 

 

即使如此,她也開心。這就是愛情,無論多微小的變化,都容易令人感到幸福。不過,有些人卻因此感到不滿足。

 

 

「呆子。」安娜冷哼,轉過頭對著葉說話:「你,去幫我買麵包。」然後往他的桌子上放了幾個銅板。

 

 

「啊?只剩三分鐘了耶……」葉錯愕,為什麼是他?

 

 

「有意見嗎?依你的體能你該不會做不到吧?」安娜怒瞪著他,只要看著他,就會想到那混蛋,也只好把怒氣往他身上丟了。

 

 

「呃,不。我去……」葉冒汗,認命的拿起銅板,往教室外衝。

 

 

「又虐待我弟?」因為要上課了,葉王從書包裡拿出書本,把梅登當空氣似的,逕自坐了下來,對安娜輕聲說道。

 

 

他習慣了,他也知道他沒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制服安娜這個兇婆娘。

 

 

很多事,都會習慣。這有時候,算是一種可悲。

 

 

他習慣了安娜的任性、葉的懦弱、她對他不求回報的付出。

 

 

葉習慣了安娜的命令、哥哥玩世不恭的態度以及未來嫂嫂,梅登的溫柔。

 

 

安娜也習慣了自己的妹妹被那個跩的要命的葉王欺侮、習慣了葉這個雖然懦弱,但人很好的未婚夫。

 

 

而梅登,習慣了姐姐的強悍,葉的好說話,以及他對這段感情的漠視。

 

 

「你不也虐待我妹?」安娜眼神轉為不屑,對眼前這個聽不懂人話的傢伙生氣是沒有用的。

 

 

葉王嘆了口氣,他不想再爭了。看著葉孤伶伶的位置,他是否該慶幸自己的新娘不是如此可怕的一個人?

 

 

但對於他那自作聰明的父母所做的安排,他絲毫不想像魁儡般的被牽著走。

 

 

他和安娜有點相似,安娜是無法接受葉的懦弱,但他,是無法接受自己不叛逆。很像,但又不一樣,卻是相同的可笑。

 

 

以前到現在,十五年了。

 

 

她們轉進來,三禮拜了。

 

 

依然沒變,沒人知道他們間密切的關係。

 

 

他們也沒變,感情不曾因為時間而增加,只會減退。

 

 

「放學,可以一起回去嗎?」梅登折了張紙條,丟過去葉王那。她的字體很娟秀,字裡行間充滿了她的希望,但卻不敢明白表示。

 

 

……他不是討厭這種乖乖牌,但好像就是有點搭不起來。小說這樣的結局到最後,依然都是乖乖牌躲在家裡哭泣。

 

 

誰說的?沒人。但起碼他認為的小說模式是如此。可卻沒人提醒過他,這是人生,不是小說。

 

 

「不要。」他抄起筆,快速的寫下。

 

 

梅登有點失望的點頭,暗自把那張紙條以及滿腹委屈與傷心收了起來。

 

 

這一幕,安娜都看到了。因為上的是英文課,她不需要多專心聽也可以考的不錯,比較重要的是她妹的幸福。

 

 

她是個外冷內熱的人。

 

 

混蛋!安娜緊握著筆,如果可以,她多想現在直接翻桌在他的額上拿麥克筆寫下這二字。

 

 

有張紙條吸引了安娜的目光。葉傳的。

 

 

「今天可以一起回去嗎?」

 

 

「除非你哥和我們一起。」

 

 

她了解葉的想法,經由相處,她知道他不是懦弱,只是溫柔。可,她怎麼拉的下臉來對他微笑、對他好?

 

 

是啊……他們都好ㄍㄧㄥ。

 

 

「我會跟他講的。」葉在後頭打上了笑臉符號。

 

 

安娜也把紙條收了起來,不過紙條最後的下場是被安娜揉掉丟入垃圾桶。

 


──*

 

因為葉跟他說今天要和安娜她們一起回去,所以決定翹課的葉王,後頭追著三個跟著他翹課的人。安娜、葉、梅登。

 

 

葉會跟去是怕他找不到人安娜發飆。

 

 

安娜會去是因為他要找葉王這個混帳算帳。

 

 

梅登會去是因為安娜不放心她留在學校。

 

 

三個人,三種不同的理由,但卻只有一個目的。

 

 

「麻倉葉王你給我站住!」安娜拉著梅登纖細的小手,因為怒氣過大而握得過緊,把梅登給弄疼了。

 

 

「痛……別追了吧,我想他就是很討厭我。」梅登停下了腳步,蹲在地上,裙襬垂在地上,隨風搖擺。

 

 

她低著頭想哭,其實她對他的行為只感到一點點的難過,主要還是不希望安娜把他逼的太緊。

 

 

他不開心,她也沒辦法幸福的。

 

 

安娜也停下了腳步,想大罵,卻不知該如何罵起。天下之大,她或許只會對這個傻到不行的妹妹感到棘手吧。

 

 

「傻瓜!」

 

 

她丟下這句話,甩開梅登的手,氣憤離去。

 

 

「噯噯,妳沒事吧?」看到她們都停了下來,如果他還繼續追,那他回去可不知道會被安娜怎麼處置。尤其是單獨留她的寶貝妹妹在這。

 

 

梅登用手背拭去殘留在臉上的淚珠,她不敢往上看,怕他們的影像重疊了。其實,她也很脆弱,但是只是不去在意心上的那個大洞。

 

 

「沒事,走吧,也只好自己回家囉。」

 

 

不管是不是假裝堅強,我都希望在你心中沒那麼軟弱,我知道,你討厭礙手礙腳的女孩。我了解你所有喜好,卻不了解怎樣你才肯接受我……

 

 

──*

 

 

「玉緒,飯做好了嗎?」安娜無力地倒在麻倉家的沙發上,用冰涼的手去碰觸溫熱的額頭。她餓了。

 

 

「嗯, 安娜 小姐,要等少爺他們回來嗎? 梅登 小姐呢?」因為某些原因,使得和安娜她們同齡的玉緒不去上課,就像是以前的女生,並沒有讀書的權利。

 

 

不過,比較不一樣的是,是玉緒自己不想讀的……那些煩雜的功課,一點也不適合做什麼都迷糊的她。

 

 

「那個爛人就別提了!梅登……她自己會回來。」葉呢?安娜在心中反問,自己多少也不會特別排斥了,作為一個好女人,需要等他回來嗎?

 

 

呃,算了。還是吃飯比較實際。

 

 

安娜走進飯廳,玉緒已經為她擺好了碗筷,只差白飯有沒有熱好。

 

 

她扶著額,像是在思考些什麼。

 

 

「葉少爺,您回來啦!」聽見玉緒驚呼的聲音,才把安娜的思緒拉了回來。

 

 

他們,回來了啊……

 

 

她拿起碗筷,到廚房添了點飯,不等他們就直接開動了。

 

 

「啊, 安娜 小姐您怎麼……這事應該由我做啊!」玉緒因過度思考,小臉泛起了紅暈,她現在很混亂。

 

 

安娜搖搖手。「我餓了,妳不必自責。」

 

 

看來咱們的 安娜大 小姐,無論何時都很酷啊。

 

 

梅登和葉也坐了下來,沉默的享用這頓佳餚。少了一個人,看起來就是如此悽涼。

 

 

而那個罪魁禍首呢?他就站在麻倉家門外啊,等他們不注意,他才要進去。

 

 

每個戀愛的人都這麼會ㄍㄧㄥ嗎?

  **

 

 

  By 海豚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